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花心皇后 > 第一百零一章 斗胆入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一章 斗胆入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是啊,为难。

    “他为了家族,也很不容易,可我不愿与人共侍一夫,且那崔氏单纯天真,我实在不想让他们不快乐,所以便拒绝了杨公子的好意。”花心忡怔地想着杨胜那好看的脸,不免觉得可惜。

    吧咂吧咂嘴,叹息道,“如今,就算是我反悔,也是再无可能了。”

    杨胜那人,要是知道自己跟南吟泓睡了,那肯定是头也不回就走了。

    不过,她对杨胜的了解大多数只是来自于别人的评价,事实上接触杨胜的机会并不多,可凭着那为数不多的接触,能感觉到,杨胜还是很高傲的一个人。

    大概贵族生下来就有一种桀骜的气质吧,像是孔雀一样,总觉得自己自命不凡,南吟泓就是那样。

    “你后悔了吗?”关言风问道。

    摇头否认,“自然不是后悔,我只是担心崔氏,她太单纯,怕是难以应付豪门贵族的文明争暗斗。”

    崔绮妤还跟自己说,愿意跟自己成为一家人,这个傻姑娘。

    轻叹一声,太阳问道,“你可知道祝大人去向?”

    “自从新县令来了以后,祝大人便辞官了,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关言风一五一十地说道。

    转了话锋,花心再次问道,“那卢延奉何时娶妻?”

    “早在你的铺子刚刚被封不久,卢大人就娶妻了,具体那夫人样貌如何,满汉州城之人都未见过。”关言风将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了花心。

    原来是这样,祝深还真的嫁给了卢延奉。

    一声长叹,盯着地板发起呆来。

    这卢延奉总算是抱得了美人归,只是可怜祝深和何盛风多年的情意,如今却在这样一场突变之中化为了泡影。

    如果自己是祝深,或许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吧?

    “我还想着去参加卢大人的酒宴呢,看来是没有机会了。”花心半开玩笑地说道。

    关言风疑惑地看向花心,难道是她没睡醒吗?怎么尽是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阳光从外面射进来,花心的随意也消失了大半,她掀开被子重新跳下榻,向着关言风说道,“我们去京城,越快越好。”

    去京城?

    关言风被花心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可以出去吗?”

    “自然可以。”花心仰着头爽快地应道,“等你在京城混出了名堂,我便也能跟着沾光。”

    四目相对,一种患难与共的情意瞬间浓郁起来。

    朋友大概就是这样吧,在富贵的时候一起挥霍,在患难之时,一同面对,荣辱与共,同声同气。

    “好!”关言风郑重其事地点头。

    想了一晚上,他早就决定好要按照花心说的,去试一试了,只是因为她在汉州,所以他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去谋富贵罢了,现在既然她说要去京城,那他定会同意,一路上也可以保护着她。

    两人雷厉风行,关言风也没有多少家产,只是雇了一个婆子照看院子,两人就提了包裹上路。

    坐在马车上,心情异常紧张。

    京城那是天子脚下,也是花长功的老窝,她就这么横冲直撞着去了京城,万一被发现了,可能这次真的活不了。

    好在已经过了一年之久,自己个头和容貌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与过去很是不同了,到时候再精致地化化妆,反正花心也是闺阁少女,又很少出门,一定是不会有太多人认识的。

    再者,京城里的人肯定非常多,就好比生活在一个小县城里,出门都是熟人,可去了首都,除非约一约,否则就是过个十年八年,都不一定能够遇着。

    放宽心后,便靠在车壁上假寐。

    “你去过京城吗?”关言风突然轻声问道。

    这怎么回答?

    想了想,不痛不痒地低声应答:“去过,不过不太熟悉。”

    “听口音,你应是京城人啊!”关言风一语中的地说道。

    什么鬼!口音?自己还有口音?

    这一点是花心从来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自穿越以来,她不会写字这事很正常,但有口音,自己确实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

    从来都没有人跟她说过有口音这个问题,但是有口音,为什么自己听不出来呢?

    尴尬地笑了笑,“我家以前在京城附近,想必与京城口音相近吧。”

    “哦,也是,京城那般大,你一个小姑娘肯定是不经常出门的。”关言风替花心解释道。

    心里长舒一口气,暗自忖道,以后还是要小心些为妙。

    “是啊,我家里人死的早,所幸是杨公子救了我,兄长去了熙王府里,我跟着杨公子出了京城。”索性就按照之前编排好的说法应付起来,“后来杨公子家里有事,他送了我两个奴隶让我自谋生路,我便带着顺伯萃初和寒疏来了汉州城。”

    关言风定定地看着花心,以前他去她的文小院子里从来不问这些,现在听花心娓娓道来,却是如此传奇,可以写一本戏文了。

    “难为你了。”关言风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安慰道。

    心里因为撒谎而有些愧疚,可脸上仍然含笑,“不碍事的,都已经过去了。”

    “你兄长他不管你的死活吗?”关言风突然想到了刚才花心所说,自己有一个在熙王府里当差的兄长,于是问道。

    完了,又给自己挖坑了。

    干笑道,“此次便是兄长救我出来的。”

    说的越多,破绽也就越多,这谎话真是越来越难说了。

    两人一路往南,天气越来越暖,等到了湖州平阳一带,已经是进入了夏季。

    来到京城后,花心便领着关言风住进了客栈。

    为了方便,花心刻意穿了男子的服饰,经过一番易容,她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儿了,不仔细看,倒还颇似十几岁的青春少年。

    “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去另一家客栈好了。”关言风坐立不安地看着已经坐下倒茶吃的花心,紧张地说道。

    因为客栈满员,现在只剩下一间房,所以,他和她,得挤在一个房间睡觉了。

    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不用,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你便在地上打地铺,反正闲着天气暖和,也不会觉得地上凉,很方便。”

    “门外来了些人,两位郎君暂时就请不要出门了。”突然,门外面客栈老板娘低低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