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花心皇后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她还活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她还活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典结束,花心劳累地躺在榻上,任凭南吟泓怎么逗她,她都板着脸笑不出来。

    这是人干的活儿吗?简直骨头都要散架了好吗?只是那一件衣服都那么沉,再加上凤冠,还要强撑着接受文武百官们的祝福,这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会儿,她可不想浪费机会。

    “阿心,你这几日总是闷闷不乐,便是晚上睡觉时也是愁眉苦脸,不情不愿,难道朕就让你这样不喜欢吗?”南吟泓见花心无精打采,没趣地吞了一口酒。

    花心不想搭理南吟泓,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敏感吗?

    可南吟泓给自己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花心还是有些不忍心了。

    “陛下,我真的很累,你就不要逼我了。”花心无精打采地道。

    南吟泓停下手中的动作,他眉心紧蹙,“是朕让你觉得累了?”

    呵呵哒,看来是说不明白了。

    “你瞧见我头顶被凤冠压的这个印儿了吗?还有那堆破衣服,简直太沉了。”花心苦不堪言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再指向了塌角边胡乱堆砌的皇后礼服。

    南吟泓瞧了瞧,他放下酒樽,靠近花心,“以后便随性些,仪式已经结束了,不必拘着自己了。”

    “陛下,你想让我安心做皇后,这是不可能的,是你让郭子兴救我,可你知不知道,郭子兴救我还有别的目的。”花心苦笑着看向南吟泓,既然他这么想知道,那就索性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见南吟泓脸上迟疑,花心便说道,“既然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我说不定要去杀了郭子兴,还要杀了杨胜,还有那个虚伪的,害我中了一剑险些丧命的你的舅舅郑寇,你觉得若我做了这些事,你还能爱我如初吗?”

    是啊,她杀不杀郭子兴与南吟泓无关,但杨胜是南吟泓的好朋友,郑寇是南吟泓的舅舅,她一旦杀了这两个人,那南吟泓还能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好吗?

    静静地看着南吟泓,见南吟泓一副失神的模样,花心莞尔轻笑。

    “陛下早些安寝吧。”她没问别的,因为南吟泓已经给了她答案,所以,很多话就不必再说了。

    花心瞧着南吟泓盯着自己发愣,索性绽开灿烂得笑容,“陛下怎么了?”

    她勾住南吟泓的脖子撒起娇来。

    可能以后会有悲伤,但此刻他们是在一处的,曾经南吟泓让她离开,现在他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她有怨,可她无恨。

    人活着本来就很难,何必自己跟系几过不去呢?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第二天,南吟泓没有上朝,因为是法定节假日,大家要回家过节,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已经是入冬了。

    花心趴在榻边,她侧过头仔仔细细地瞧着南吟泓睡觉的模样,她不是第一次见他睡着的样子了,可总是百看不厌,好像每一次看都能发现新的吸引她的地方。

    “陛下何故装睡?”花心轻笑一声,拆穿了南吟泓装睡的假象。

    南吟泓睁开眼睛转眸看向花心,他的确是在装睡,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花心了。

    南吟泓静静地看着花心眸底倒映出自己的身影,他缓缓开了口,“不可以不去吗?”

    花心笑容僵在了脸上,她以为南吟泓不会问出来的,可还是问出来了。

    一个翻身平躺在榻上,瞧着头顶的房梁,轻叹道,“有些事情不做,憋在心里会憋出病的。”

    她可从来不是一个忍辱负重的人,没穿越的时候如果她能收敛自己的个性,也就不会因为那个人和父母闹僵,然后跟着那人不管不顾地私奔了。

    穿越之后,她觉得自己活得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了,可结果呢?还不是事事不如意,总是遭人算计。

    现在她身怀绝技,自然不会再委曲求全,让自己那么辛苦了。

    “那朕呢?难道就算是失去朕,你也要去做?”南吟泓突然有些哽咽。

    花心身体一颤,她不敢去看南吟泓的目光,因为真的害怕,会在温情当中迷失了自己。

    好半晌,她轻轻地道,“陛下,天爻和顺平是我弄丢的,我会给你夺回来的。”

    心里苦笑,郭子兴果然是老谋深算,他知道自己的弱点,便让自己呆在南吟泓身边,这样一来,自己就不会想着要推翻这个世界,便会无条件去帮助他了。

    郭子兴成功了,原先的犹豫在见到南吟泓后一扫而空,她还是坚定地站在了郭子兴的一方,因为她不忍心看着大霆血流成河,不忍心南吟泓好不容易谋来的皇位被别人抢去。

    “朕不需要你做任何事,朕只想让你陪着朕,否则,朕要这皇位又有何意义!”南吟泓伸手将花心揽进怀里,他有些害怕,花心会从自己身边溜走,再也找不到了。

    花心乖巧地在南吟泓的怀里,她点头,“只要陛下不赶我走,我不会走的。”

    即便是自己杀了南吟泓的舅舅,或者是杀了他的好友,他都觉得没关系的话,那她可以留在他身边的。

    只是,这种可能性是极小的。

    “娘娘,博陵崔氏嫡女求见。”突然,宫殿外面的宫女禀告道。

    花心一僵,博陵崔氏的嫡女?崔绮妤吗?崔绮妤不是死了吗?

    仰头看向南吟泓,“哪个博陵崔氏的嫡女?”

    “朕怎么知道!”南吟泓放开花心,自己起榻开始穿衣服。

    和花心谈恋爱,他就只能自己穿衣服,这还真是可怜的很,他一个皇帝,竟然也要自己动手。

    花心见南吟泓闷闷不乐,便跟着起榻,手忙脚乱地披了件衣服,便开始给南吟泓穿衣服,现在是大冬天,这衣服又厚,花心拉都拉不起来,最后只好累得坐在地上。

    “陛下自己穿吧,我体力不支,实在是动不了了。”花心喘着气看向南吟泓。

    南吟泓无奈地轻笑,他系好腰带,转身将花心抱在怀里,“可要朕给你穿衣服?”

    “不,不用了。”看着南吟泓一反常态诡异的笑容,花心连忙拒绝。

    南吟泓收了笑容,他将花心放在地上,“那你自己穿吧,崔绮妤来了,她也可陪你说说话解闷儿。”

    “崔绮妤?她还活着?”花心扑闪着睫毛,惊讶不已。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