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田园婚宠:邪少虐妻,有点甜! > 第352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52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个臭女人,说这些讽刺我的话,就这么开心,就这么高兴吗?你要是得罪了我几年,究竟有什么好处呢?我相信自己也可以明白,真正该做的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一直能够是得不偿失,我告诉你,在这个家里头,多是压根没几个人重要得多,那你也只不过是一个上门的客人而已,就像你女儿在这个家,迟早会也影响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是好的还是坏的?你们大家能继续做人的,不如自己去做,身边的人互相是有目共睹的东西,用不着你一起来这里提醒我。”

    三姨娘觉得可恶,这个女人的嘴皮子怎么就这样子厉害,跟着那个萧月晗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的人。

    “说来说去,你还不知道住几晚,你就是在妒忌我,你也不用提了,你们这些骨子里都是卑贱的丑丫头,哪里像是我们这些正房里出来的正经姑娘啊,你看看你女儿这个样子,一副风尘之气,就像是青楼那些jì nǚ一样,就冲你女儿这个样子,也好意思跟我们家里,跟我们家就来比一下,你有那个脸吗?你有那个脸吗?我们家里还在书里,还在书房里,学习琴棋书画的时候,而你们呢,你的女儿,你一直引以为傲的女儿已经是在外边露出大胳膊露大腿,已经去勾引男人了,你们这样子,你好意思在这里说我们的不是吗?”

    “你放屁,这句话你也能够说的出口,你还要不要脸了,亏你还是一个长辈,这些话你也能够说的出口,你还算是人吗?你还算是人吗?你这样子说话你知不知道?你应该要为你自己说出这些话得负责呀,这句话你也能够说的出口,我真的是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子的,我真的是没见过,我实在是没有劲,不像是这样子的人,亏你还是这个家里的长辈,亏你还是这个家里怎么找的?。”

    三姨娘急红了眼睛,说她不好可以,但是要是这样子羞辱她的女儿,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忍受这一些东西,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忍受这么一些东西。

    她的女儿一直都是她引以为傲的人,怎么可以被这么一些人形容的像是青楼的jì nǚ一样呢。

    怎么可以啊!

    她的叶清荃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孩子,没有之一。

    “”不告诉你,我现在就想去哪里当见,自然是因为你女儿的面子上,因为在这个家里头,也算是还过得去,起码我也要比你这个做娘几个要好的多,你要是今天在这里做这个尖酸刻薄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怪我了,让我处处针对你的脸。”

    “针对我的女儿处处针对我吗?那也一样。那也应该是要没有这个本事才行啊,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告诉我你有这个本事吗?你告诉你自己有这个能耐吗?反正我是没看见的,你跟着我说你有这样子的能耐,我是真的没有,实在是没看见你人这么一点能耐,原来你真的是可笑的紧,还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一手遮天了。”

    “我女儿是正房里出来的丫头,那可是将来要做这个家里的祖母的,等你呢,你的女儿再怎么样子这么像出嫁的而已,你这两个老太婆怎么能跟你们家其他的书?老太婆见了也只能够是依靠我的女儿,但是在这个时候,像是在这个生意,在这里能将一个好的将来,你的下场可想而知,好像是这样子,你还敢要亲的得罪我们了,反正我是不相信的,至少对于你而言,我是从心里没有这个胆子,而且你也没有那么蠢。”

    “你放屁,你就是在放屁,我要依靠你女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现在也没有那么惨,我现在的生活也还过得去,你需要去看你的女儿吗?这一切困难也是能够说的出口,我就是再怎么狼狈,我就是再怎么狼狈不堪,我用着去依靠你的女人来生存,你的女儿现在也不比男人的样子,天天靠这些药来吊着,指不定哪一天就撒手人寰,一命呜呼了。”

    孙二娘说的正爽,嘴上都是一副不饶人的架势,叶清荃看着自己的母亲落于下风,看的有一些不过眼睛去。

    “”到时候我看看你这么一个女人,我看看你这么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我看你还怎么能够利用女儿来依仗我们整个叶家的势力,我倒是想看看他说你们的小家比下降没有了,你们女儿的依靠没了,我们整个叶家的依靠,我看看人家小家能够长什么样子。”

    三姨娘擒着冷笑,看着孙二娘丑陋的样子,就是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揭穿了去,一定要撕下她真实的面目去,一定要这样子的。

    “还有,最近我可是听说你那个混账儿子,在外头可是欠下了不少的债务,现如今这么一个巧合的时间里,到了我们家里头,可想而知,你在我们家也是要干什么的,别的不说,等一下来这个地方要钱的吧,昨天晚上那么大的晚上还在门口里,也算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丈夫,现在又不要脸的就蹲在门口里头,在这里等着我们家姑爷等着我们家大公子回来,你还真是要脸呀,你那些作为正房的大夫人你的脸面,你怎么就不要脸,看来还是儿子比较重要的一点啊。”

    什么

    孙二娘脸色红了一下,仿佛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死了。

    “我不敢了。”

    “其他男人可不像我,要是看见你这样,不把你吃吞入腹,还算个男人吗?嗯?”叶戈松了对她的束缚,若无其事进浴房,陆雨宁瘫软在凳子上,还没有缓过来,连续倒了好几杯水喝,才冷静下来。

    陆雨宁看着浴房的门,脑子里突然又想起上一次,她跟他接吻的画面,那一次,她不知道自己醉没有醉,但叶戈定是没有醉的,不喜欢也可以这样子,可能男人和女人之间,本质上就有区别。

    男欢女爱,男的只是欢喜了一下,女的却却是动了真情。

    陆雨宁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世界观,某种东西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她不小了,呆的是成年人的世界,成年人的世界不问对错,只要喜欢不喜欢。

    今晚过后,叶戈每次都是回来洗个澡,就去隔壁书房睡了,他本来就隔三差五回来,一回来就去书房,两人待在一个屋檐下的时间,相比于之前抬头不了低头见,少了许多。

    陆雨宁一边庆幸自己终于安全了,但一边不免又有些失落,这一份失落感从何而来,她不得而知,但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早已经明白了这种失落的缘由,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因为一旦承认了,就等于打开个了一个口子,所有的东西都会不受她的控制。

    现在,她宁肯自己忍受这一份失落,也不想要去承受更惨重的代价。

    菊花撸起自己的袖子,蹲在一边,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的说道。

    陆雨宁看着她真可谓是心急火燎的,真的是一个简单纯粹的旁观者啊!

    “小姐呀,我就说这么一些不关紧要的话,就别灰心丧气了。你看在你自己的份上,你好好的考虑,考虑吗?我已经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生活多久,还能够待在这个世界上多久?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陪你多久,难道你要我怎么明了?”

    老人家看着萧月晗就像是一朵随时会凋零的花朵,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她要怎么做才可以帮助这个女孩子摆脱这一些苦难呢。

    她要怎么做呢?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压根就没有,压根就没有感觉到幸福,你可是知道,婆婆你可是知道,真的,每当深夜我自己睡不着觉的时候,自己都会反思,我自己都会自己问我自己,要是当初我自己真的努力了,自己要是真的可以,我是真的可以去反抗我的家人,兴许我,如今我就不会过这样的生活,我就不会每天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就是一个木偶一样被别人操控着,这一切都是我活该的,因为我自己并没有勇气去改变,只会安于现状,不仅仅利用我自己现在得到的一切的东西去,成为我家人,成为首家利用的对象。”

    萧月晗可以很明确的知道,他并非是不知道,她一直都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一颗棋子,知道是因为自己身上也有着一些可以利用的价值,所以想让父母会特别心疼她,才会,才会一直一直不停的关心,那就是因为他们,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好处。

    要是等到将来的某一天,她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被别人称为别人抛弃的那一枚棋子,那个时候,她已经成为一个年老色衰的女人,再也没有机会像是明星普通的,年轻的女孩一样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么一辈子,就这么什么都干不了。

    一切都完了。

    “我从来就没有这么一个意思,千万不要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也没有想过,成为你的累赘,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成是你自己亲生的女儿一样,但是我也请求你,把你自己的时间都放在你自己的身上,不要来干涉我太多,也不要来关心我太多。”

    萧月晗她知道她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的女孩,不知道自己去怎么去掌控自己的生活,就算是现在生活的不如意,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并非是他人影响,她没有资格去责怪任何一个人,这就是他的命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任何一个人,他没有资格,真的没有资格。

    如今这个婆婆年纪已经大了,他怎么能够?他怎么能够忍心还让她这么累的人老人家,一直不停的去担心,他的生活过得好不好,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老人家,这个老人家还是一个与着自己无关的人,她怎么就这么任性么?

    “看,我刚才说了你,都说你选的这个身子不适合在外面,被风吹看,你这才出来了,一会儿,你现在就已经是不停的打喷嚏了,你是不是又想要让自己的病情变得更加重?”陆雨宁看着萧月晗弱不禁风的样子,非常的想要吐槽她。

    萧月晗掩住嘴巴,咳嗽了两声,陆雨宁看着她的样子,古代的闺阁女子真的是了不得了我就连咳个嗽,都是优雅的不行的哪一种。

    “行了,你现在你的病情还没好,赶紧回去吧,就不要呆在这里了,不然的话,你的病情又加重了,我们就已经有点麻烦了,我们这些人又倒霉了,行不行?你就听我的一句劝。”

    “不过是小小的一点风寒,没什么事情的,我觉得你们这些人都过分担心了,只是小小的一点风寒,能成什么大的气候呢?我要是一直闷在屋子里不止她说我的病一时半会好不了,你还不让我出去透透风了,真的,我待在屋子里实在是太闷了,每天对着那些人看着那些东西,我真的要是长此以往,我觉得我可能会逼疯的,嗯。”

    萧月晗冲着陆雨宁说了几句话,那声音那语气低的像是在撒娇一样。

    陆雨宁看着她,“你说大哥也是的,就冲你变成这样子,她也不管管,就是把你一个人晾在屋子里,自己出去忙了,生意没有多大重要,生意能有自己的,气质重要吗?你说大哥,不至于几天我都没怎么看见他,他去哪儿了呀?就这么把你晾在屋子里,啥也不管,哪怕是哪一天病得不成人样了,他是不是也不回来?是不是还想要一心的顾及着自己生意上的事情,连自己的老婆也撇下不管。”

    “事情有分轻重缓急?王大人,你别在这里跟着我开玩笑了,我不是一个傻子,你自己做的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你说你不用那个什么,我就真的相信了吗?开什么玩笑,你对我家嫂子的安的什么心,从你接受我给你的信息开始,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畜生吗?

    哈哈哈,哈哈哈!

    这些年,她萧月晗这个母亲让她做什么事情他都去做了,不管是让他去学画画,还是让她去学下棋,又或者是说每天都,呆在自己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像是困在笼子里的鸟一样。

    外边的人都说她萧月晗是蓬莱出了名的第一才女,出口成诗,出口成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