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别宠我了 > 第342章 疑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42章 疑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亦瑶看他的表情又恢复如常,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虽然不知道皇上怎么转过心思来的,不过她还是很高兴,连忙接下话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皇上的目光沉静了许多:“金乌国又派使者来了。那些使者上午到,云昭容晚上就给朕说,希望能去见一下她的长兄!朕囫囵了过去,同时让秦策吩咐下去,任何人也不得替她通信。她今天来找你,大概就是想从你这里找点门路吧。”

    亦瑶看着皇上,突然微微地笑了起来。她幽幽地说:“皇上,你觉得臣妾和云昭容比如何?和后宫其他妃嫔比如何?”

    皇上的眉挑了挑,然后道:“论容貌,你比不上云昭容;论温柔,你比不上容充媛;论才情,你比不上如昭媛;论通透,你比不上淑妃;论端庄,你比不上皇后。甚至有时候,在傅修媛或者其他人身边,你都是很淡的风景,很难让人看到你。”

    亦瑶不置可否。虽然她知道自己很平凡,可是被人这样说,还是有些恼。她语气顿时冷了许多:“那皇上认为,这样平凡的我,除了有皇嗣,还有什么值得皇上惦记的?而且我现在在太后娘娘的身边,也不常出去。云昭容走我这条路,不是走进了死胡同?”

    听得亦瑶如此说,皇上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冲淡了刚才她的那些看似荒谬的言论给自己带来的震撼。他伸手帮她把头发别在耳后,轻声道:“怎么,怪朕不常来看你?”

    亦瑶微微有些窘:“皇上,我认为,云昭容恐怕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有别的事。不过她不说,我也不提。这些东西我也用不上,留起来换银子好了。”

    皇上一把抱住了她,轻轻的耳朵,然后把她放在了床榻上。皇上的手轻抚着她的眉眼,心里默默地说:虽然别人的光芒都能盖过你,可是只要将视线投到了你的身上,你却有一种吸引力,让朕摈弃了其它的风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吗?

    睡梦中的亦瑶轻轻翻了个身,头在枕头上蹭了蹭,仿佛一只最温顺的小猫一般。

    皇上的心头一震,望着帐顶,久久没有入睡。

    云昭容果然来拜访亦瑶了,不过并不像皇上猜测的那样。而是在亦瑶去秋水宫拜访双溶的时候,特意带了东西去看她们。

    当时亦瑶正在逗双溶的孩子,这个孩子终于定了名字,叫远荥。双溶平日里都唤他鹏儿。却说这孩子一个多月,却不似别的孩子那样喜欢哭泣。

    亦瑶抱着他在左右摇着,孩子咧开了小嘴笑着。门外就传来了一个声音:“容充媛和梅婕妤好兴致。”

    亦瑶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门口。云昭容走了进来,她身后的芙蓉提了许多的东西。

    云昭容走到了亦瑶的身边,伸出了手,却又收了回来,问双溶道:“容充媛,我可以摸摸这孩子吗?”

    双溶点了点头。云昭容便取下了甲套,却碰了碰孩子的脸蛋,脸上的表情有些怔。

    亦瑶看向了双溶。双溶却给她使了个眼色。微微晃了晃头,耳坠子轻轻地摇动着。亦瑶默不作声了。

    云昭容自己缓过了劲儿来,也不再去看孩子,只说道:“我刚派芙蓉去取东西,听到她回来,说是看到了梅婕妤往秋水宫来了。我正无聊着,想过来找你们说说话。”

    双溶站起来道:“昭容娘娘请坐吧。”说着,她又让一个宫女去泡茶。

    云昭容拦了那个宫女,对着身后的芙蓉说了句:“把篮子提上来吧。”

    芙蓉上前来,揭开了那篮子盖。一个很薄的罐子赫然放在里面,还能透过那罐壁,看到里面有水在晃荡。云昭容微笑着说:“这是金乌国的一种甜品,是用蜂蜜和了红枣,葡萄,还加了些雪莲进去。容充媛和梅婕妤要不要尝尝?”

    送什么不好,送吃食?亦瑶的眼光顿时就看向了双溶。两人对视了一眼,双溶就笑道:“梅婕妤平日里就不怎么吃甜的,好酸的。我倒是喜欢甜的,我尝尝吧。”

    云昭容也不勉强亦瑶,叫芙蓉盛了些,递给双溶。

    双溶喝了一些,抬头笑道:“真的很甜。云昭容喜甜食?”

    “是啊。我喝着这些茶没意思。平日里看着你们喝茶,还在好奇呢,你们是怎么把那苦得如药渣子的东西喝下去的?”云昭容说着,还皱了一下眉头。

    亦瑶已经把孩子交给一旁的奶娘,坐了下来,说道:“这大概就是习惯吧。其实不喝茶也还好。”

    云昭容隔了一会儿,说了一句:“以前我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两位妹妹不要怪罪。”

    难得她会道歉。亦瑶微微一笑:“昭容娘娘不必如此,都是些误会,想通了也便好了。”

    双溶也附和道:“是啊!都是宫里的姐妹,何必那么生分呢。”

    云昭容又说了好几句话,就站起来告辞了。

    看着她的背影,双溶问道:“你说她来是什么目的?”

    亦瑶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也许真是来赔罪的?”还是说,她是想来看看,以后和自己与双溶结盟,有没有什么危险之类的?而且,她可以肯定的是,云昭容并不想借助她们的力量与外界联系。

    当晚,皇上翻了云昭容的牌子,照例去她那里用晚膳。

    他刚坐在了桌子旁,就有些微微地诧异。平日里,伺候她们吃饭的,也就是给自己布菜的宫女。而今天,却有云昭容的两个宫女候在一旁。皇上默不作声,看她们在捣什么鬼。

    云昭容笑吟吟地给皇上斟了酒,又说道:“小花,给皇上夹些那茄子尝尝。”说着她又撒娇似地对皇上道:“皇上,那茄子与平日里的做法有些不一样哦。”

    小花走到了皇上身边,手上有些颤抖地给皇上夹了一些。皇上抬眼看了看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明白了云昭容到底想干什么。他特意多看了那小花几眼,眼风却扫过了在一旁站着的芙蓉,心里嘲讽地笑着。

    云昭容见到了皇上的目光,心里有些恼,却还是笑道:“皇上,快喝了这杯吧。臣妾敬您,祝国家风调雨顺。”

    皇上笑道:“这杯,朕不喝都不行了啊。”说着,他就端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云昭容连忙说道:“芙蓉,斟酒。”

    芙蓉快步上前来,给皇上斟酒。皇上看到她穿了一身袅娜的淡huáng sè宫装,不作声。

    这一顿晚赡,就在几个人各怀心思的情况下结束了。皇上去沐浴之时,芙蓉被吩咐去伺候皇上沐浴。

    皇上走下了浴池。这浴池很大。

    芙蓉低吟出声。皇上的手抚摩到了她的脖颈后,用力一挥,她顿时就晕厥了。

    皇上把她推到了一边,看着她,心里在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想了许久,他起身了,穿上了睡袍。然后他抱起了芙蓉,往着云昭容给他准备的屋子走去了。

    他将芙蓉放在了床上,然后把她的衣衫除去了。然后自己用刀轻轻地刺了下自己的胸口。接着,他把刀扔在了地上,自己躺在了床上,再让芙蓉的手脚缠在自己身上。最后,他抓着芙蓉的头,使劲往那床榻沿上一撞。

    咚的一声,芙蓉却悠悠地醒转来,看到皇上看自己的目光,忍不住凑上了自己的唇。谁知,皇上高喊道:“来人啊!”

    这一个声音,惊动了许多的人。秦策首先便冲了进来,大惊失色道:“万岁爷,您怎么受伤了!”

    “这个贱婢,居然想害朕!”皇上捂着胸口,作势去推芙蓉,声音却显得很虚弱。

    芙蓉立刻吓傻了,连连道:“皇上,奴婢没有!”

    秦策却走上前,用被子把她一裹,然后把她推下了床。他一边用一块被单帮皇上按着伤口,一边回头大喊道:“你们还不快去宣太医!”

    芙蓉的头撞到了那床前的脚踏上,顿时有些晕乎乎的。她只是一个劲儿地说着:“不,不是奴婢。”

    云昭容赶到的时候,秦策已经帮皇上穿上了中衣。皇上半靠在床上,见到了云昭容,只冷笑了一声,然后撇过了头。

    秦策却走过来,对着云昭容说:“昭容娘娘,请您回去休息吧。万岁爷现在谁也不想见!”

    云昭容咬了咬唇,最终只得转身往回走了。太医来了,自然说皇上的伤势严重,离心脏只有多近多近的距离。

    于是乎,太后娘娘也被惊动了,由邓姑姑扶着,匆匆往这边赶来。

    太后进来之时,正好看到太医在开方子,连忙道:“太医,皇上怎么样啊!”

    太医连忙起身跪下行礼道:“太后娘娘,万岁爷现在没有性命之忧了。可是伤口还是有些深,血流得有些多,现在精神不济!”

    太后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没晕在邓姑姑身上。

    邓姑姑和旁边的宫女忙扶着太后坐下了。太后隔了好一会儿,才道:“太医,你快去开方子抓药。如果皇上有什么三长两短,哀家就摘了你的脑袋!”

    “是,臣遵命。”太医连忙起身,开了方子就要走。

    太后却叫住了他,问道:“皇上可否搬动?”

    太医点头道:“可以。万岁爷现在血暂时止住了。”

    太后点了点头,让太医下去抓药了。她高声道:“秦策!”

    秦策顿时跑了出来,跪下道:“奴才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一拐杖就敲在了他的身上:“你就是这样照顾皇上的!还不快把皇上扶上宫车,送到慈安宫。这宫里反了反了,皇上翻了妃嫔的牌子,居然还在妃嫔的宫殿里遇刺!”

    云昭容本是站在那门边看,一听到这话,立刻要过去请罪。太后却直接走过了她的身边,根本一句话都没有说。

    皇上被担架抬了出来,脸色苍白,双目阖着,看上去真的很虚弱。太后亲自一路上照顾他回了慈安宫。

    到了慈安宫,太后想了一想,然后说:“将皇上抬到梅婕妤的房里。”

    亦瑶已经睡下了,听得外面一阵吵嚷,连忙披了衣裳起来。她高声道:“是谁在外面!”

    “梅主子,万岁爷过来了。”秦策的声音回答道。

    亦瑶有些意外,还是穿好了衣裳,头发随意挽了上去。她走了出来,却看到秦策扶着皇上坐在桌子旁,皇上很虚弱地靠在他的身上。亦瑶大吃一惊,连忙上前道:“这是怎么了?”

    那些太监宫女已经退了下去。秦策抬起头来,有些焦急地道:“皇上受了伤。太后娘娘让奴才把皇上送过来。”

    亦瑶看到皇上倒在桌子上的样子,又听到是太后的命令,连忙道:“把皇上扶进房吧。请太医了吗?”

    “请了。说万岁爷失血过多,要好好地休养。”秦策扶着昏迷过去的皇上往房里走去。

    等把皇上安置好了,秦策已经弄出了一头的汗。他擦了擦头上的汗,道:“奴才要回乾明宫去收拾一下万岁爷的东西。”

    亦瑶见他的眼圈儿都有些青了,知道他也很累,忙道:“不用了。你明天早上送过来就好。你先下去休息吧。”虽然有满腹的疑问,可是亦瑶却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机。

    秦策答应了,就要退下。亦瑶却又叫住了他:“既然是娘娘吩咐的。那就不要让人来探望了吧。”

    “是。奴才遵命。”秦策见亦瑶了解了太后的意思,连忙回答着就退下了。

    屋子里只剩皇上和亦瑶两个人了。

    亦瑶伸手摸了摸皇上的额头,也不烫。她走了出去,叫清如打了一盆热水来。等到热水打了回来,她绞了一张热热的手巾,转身朝着皇上走去。

    走到皇上面前的时候,她却有些迟疑。看着他紧闭的双眼,亦瑶竟然有些不习惯。她把手巾轻轻地覆在了皇上的脸上,细细地帮他擦拭着。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皇上的眼睛倏地睁开了。

    亦瑶吓了一大跳,手巾就落了下去。她不自觉往后一退,脚踩住了那手巾,一滑。皇上坐了起来,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亦瑶才没有摔下去,却被吓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心跳不已。

    皇上的声音有些沙哑:“怎么这么不小心?”

    亦瑶这时才抬起头来,又好气又好笑:“皇上,你突然醒过来,谁也会被吓住啊!”

    亦瑶却有些气,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微微挣扎着,想挣脱。皇上却眉头一皱。

    亦瑶注意到了他的表情,手顿时就不敢动了,问道:“皇上,你哪里受伤了?”

    皇上微微笑着把她揽在了怀里,手将她鬓边的发别在了耳后,轻轻的在了她的眉毛上:“青儿。”

    亦瑶想逃开,皇上却扣紧了她的腰,眼眸闪了一下:“朕现在是病人,太后命令你照顾朕,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你明明就没受伤,哪里需要人照顾了。”亦瑶觉得他耍了她,直接推他,却正好触到了他的伤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