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女生频道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956章 一个玩心极重的游戏者(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56章 一个玩心极重的游戏者(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些事是不能深想的,越想越可怕。

    她的话一出,几个听会议的人脸色都变了,个个格外凝重。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可怕不代表不可能。”

    应寒年沉着冷静地道,黑笔在“汪家”两个字上敲了敲,“汪老这个人向来无利不起早,明明打开牧家的缺口就在牧夏汐身上,但他却没有进一步行动,反而是看着牧、连两家相斗,最后还想拉我下水,他没必要这么做,除非他能从中获得利益。”

    “连家怎么会分他利益。”

    这不可能。

    林宜说道。

    “当然不可能。”

    应寒年站在上面,黑眸深深地睨她一眼,“但如果有个人告诉汪老,他已经打入连家,只要帮连家榨取牧家利益,他就能得到信任,到时再反手打连家一把,从而帮助汪家上位。”

    “这太荒谬了。”

    牧羡光觉得不可思议,“那可是连家和汪家,不是普通人家,谁能操控得了他们?

    谁能让四大家族的人听其掌控?

    难道是比四大家族的来头还大?”

    这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听到这里,林宜渐渐清楚明白过来,对上应寒年的视线,一字一字道,“不需要来头很大,有一类人就能做到。”

    “什么人?”

    姜祈星的声音从平板电脑里传出来。

    “幕后军师。”

    林宜说道,在应寒年直视过来的目光中,她知道她猜对了他的所想。

    “幕后军师?”

    牧羡光坐在那里将椅子转了半圈,面向林宜。

    “四大家族高高在上,可再厉害的人物身边总会有那么几个出谋划策的,懂商战,懂勾心斗角,懂排兵布阵,就像……”林宜说着顿了顿,抬眸定定地凝望着白板前站着的男人,继续说道,“当初的应寒年。”

    话音一落,会议室里顿时又陷入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看向应寒年,没错,当初的应寒年就是军师一般的存在,他帮助过的公司很多,他摧毁过的公司更是数不胜数。

    就连进入牧家复仇,也是打着辅助牧羡光的旗号。

    这类人看似不起眼,可其中能力佼佼者,确实能做到主导主家的本事,就和当年的应寒年一样。

    牧羡光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

    牧阑坐在自己的书房里,调整了一下面前的电脑视讯,然后开口打破这样的沉寂,“如果你的猜测是准确的,那这军师还是为汪家服务,是汪家想对牧家下手。”

    “我不清楚他到底是为谁服务,目前来看是汪家。”

    应寒年冷声道,“但有一点我清楚,那就是这个人……是一个心思极为缜密的游戏者。”

    “游戏者?”

    林宜愕然。

    “你的档案被查,接着我们就发现汪甜甜在模仿你的人设,看似天衣无缝,不必再深究,但如果背后别有深意呢?”

    应寒年冷冷地问道,“那我们就错过了一条可以调查下去的线,更忽略站在汪甜甜、牧羡泉和汪家背的那个人。”

    这就是所谓的心思缜密。

    让你发现疑点,马上就填补上空白,让你自以为已经找到答案。

    林宜不得不佩服应寒年的脑子,她问道,“那为什么说他是游戏者?

    还有顾家,顾家和这些有关系吗?”

    顾家不是被假应青假外婆灭的么?

    “应门一行,我一直有想不通的地方。”

    应寒年在白板上又写下“应门”二字,让整个关系图变得更加错踪复杂。

    “哪里?”

    林宜顺着问道。

    “在假应青身患绝症前,她一直隔岸观火看着我在牧家斗,看我怎么被整死,可我杀出一条血路来了,我成了牧家的决策人!这是她没想到的。”

    应寒年沉声说道。

    “……”“但她之后身患绝症,命不久矣,她恨真应青,也就会迫切地想杀了我,但她没有,而是通过向顾家下手,让我认她为亲,逼我杀人,杀自己的亲外婆,令我无法归国,只能在众叛亲离之下接手应门,接手一个杀手组织。”

    回忆到应门那一段过往,林宜就有些唏嘘,“这难道不是假应青心理变态,认为这种方式更能报复外婆么?

    而且,她还囚禁外婆那么多年,足见她的心里有问题。”

    假应青自己活得痛苦,就想让真应青更痛苦,有口难言地死在自己的外孙手上。

    “可她已经身患绝症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天死,每天挂水都要挂几个小时,睡的时间比醒的时间多,身体痛苦的时候间比舒服的时间多,她的精力她的身体根本不允许她搞出多复杂的事,这时候对她来说,直接杀了我和外婆是最容易最方便的。”

    应寒年条理清晰地道,说完,他沉默几秒后,将应门两个字圈起来,“除非,这时有人给她出谋划策,并且一系列的操作正好符合了假应青变态的心理,一拍即合。”

    “……”林宜坐在下面,听得已经不是心惊肉跳那么简单了。

    牧夏汐也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么复杂的一个故事,忍不住道,“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难道一切,都是一个套?

    而且,还是从那么久之前。

    “这么说,有一个幕后军师,给应门、连家、汪家都出谋划策过。”

    牧阑道,“他居然能知道你和应门的关系,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不知道这人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但就他做的这些事来看,他看起来就是一个玩心极重的游戏者。”

    应寒年分析道,“他借应门之手同时打了我和顾家,顾家直接跌出四大家族排名,我虽然没被打落谷底,但也是让牧家退居第二;紧接着就是连家的黑手,我从中占了便宜;现在又是汪家利用牧羡泉夫妇,以及牧羡旭。”

    “……”寂静的会议室里,一再响起应寒年的声音,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能让人惊得鸡皮疙瘩掉一地。

    “林宜,我们在应门的时候,很可能他就在其中。”

    应寒年看了一眼林宜。

    “……”林宜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