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诗仙剑序 > 第115章 诛仙观三载修渡 问佛寺一刹惊鸿1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5章 诛仙观三载修渡 问佛寺一刹惊鸿1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赵蕤说罢这话后便转身推门而出,叫李白愣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觉得自己非常无奈。不过,对于赵蕤此番作为,李白心里其实很明镜,知道自己师傅是故意不想说,于是才找了这么个借口做打发、做敷衍。但知道归知道,没辙仍是没辙,李白纵有万丈求知若渴之心,可赵蕤不说,那也就不得其解。又因自幼受了道家种种影响,所以李白并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纠结较劲之人。晓得顺应天道,顺应自然,该来的自会前来,不该来的越是强求,那越发不见为好,甚至会适得其反,让本来循序渐进的事情,变得意外连连,坏状滔滔。与其如此,反不如学于道家四字,顺其自然。

    故,见得赵蕤出门不久,李白也未做过多停留,只稍稍叹了一口气,便扫去万千种种疑惑愁云,紧跟赵蕤其后跨门步出。但让李白没想到的是,才刚离得祠堂来,就见师傅赵蕤站在那两麒麟骨架前,背手仰头,朝上面满脸怒意定睛凝看。见状,李白生了好奇,便顺着赵蕤所视方向打眼瞧去,顿,竟见得三师兄吴指南,此间正如王八那般四肢遢邋,趴在左边麒麟骨架上酣睡如猪。又瞅此间赵蕤脸上生怒,李白登知大事不好,于是当即开了口,想把吴指南给喊起来。

    “指南师兄,快醒……”

    “闭嘴!”不等李白把话说完,赵蕤就横眉一瞪,将其打断,命令说:“去,给为师找块石头来。”

    “是!”李白不敢二话,应了‘是’后就转过身,朝四周翻找起石头,知道赵蕤是想直接砸醒吴指南。但叫李白万般无奈的是,周遭数丈之内都没有半块石头,找来找去,全是断断截截的尸骸骨头。没辙下,李白只好随手一伸,捡起个似有三只眼的头颅,盛到赵蕤近前,道:“给,师傅!”

    “嗯!”赵蕤喉咙沉应,没多想,反手就想去拿。却料,当见是三眼头颅时,赵蕤伸至半途的手忽然又缩了回来,眉梢也跟着皱了皱,问李白:“你从哪找到的这头颅?”

    “喏!在那墙根下头!”李白回手指着不远处的尸骸墙角,一刹,看出赵蕤神色有些不对劲,试着问说:“怎么了师傅?这头颅有问题?”

    “无!”赵蕤扫去脸上神色,恢复正常,道:“只是忽然想起个故人来。”

    “哦!”李白一顿,又问:“谁啊?”

    “显圣……”赵蕤话出二字,忽然又将话锋陡转,斥说:“关你甚事?去,拿这头颅把你师兄砸醒。”

    “哦!”

    李白很无奈,也不敢回嘴,一手拿着日月剑,一手拿着三眼头颅,站到麒麟骨架下,往上边趴着的吴指南砸扔过去。可由于这麒麟骨架实在太高,故,李白丢了好几次都没扔砸中,反把这三眼头颅摔得七零八落,牙齿都磕掉好几颗;叫旁边赵蕤看得‘嘶嘶’心疼,也不晓为何。最后,赵蕤干脆转过身去摇摇头闭上眼,发出“唉”地一声长叹,不忍直视。

    久久数次,后。

    “乎!”李白长舒一气,擦擦额头滚滚大好,道:“终于砸中了!”

    与此同时,麒麟骨架上,吴指南本正在梦乡里花轿娶亲,饮酒**入洞房,高高兴兴伸出手去掀新娘盖头。结果不掀则罢,一掀,那娇滴滴的新娘,小脸蛋登间就变成三眼头颅,吓得吴指南半死一惊,打梦中醒了过来。遂,又直接从那高高的麒麟骨架上‘啊啊’惨叫着,‘咻’一响,‘砰’一声,摔到地上。

    “哎哟喂!”吴指南没回神,躺在地上连连斥骂,道:“是哪个缺心眼想出这法子来害我的?不知道我正要入洞房么?哼!”

    “师兄!”李白急忙跑过去:“指南师兄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里?”

    “师弟?你怎么在这?”吴指南似是已被摔傻,怒问:“说,是哪个缺心眼想出这法子来坑我的?是你么?”

    “不是我!”李白猛猛摇头。

    “不是你?”吴指南:“那是谁?”

    “是!”李白话止一字,看看吴指南后头的赵蕤,然后又看着吴指南,附耳悄声如实告知,道:“师兄,是师傅叫我这么做的!”

    “师傅?哼!我就知道是师傅那个缺德鬼!”吴指南突然大怒,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滔滔不绝,埋怨斥骂,说:“你是不知道师弟,师兄我都在这大匡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呆了整整二十年,二十年呐师弟!每天不是挑水就是打柴,不是练功就是受罚,其他师兄弟们都能出去四处转悠转悠,就我不能离开这大匡山地界半步。你说师弟,这公平么?”

    “是!”李白斜眼看看吴指南身后不动如山的赵蕤,再次悄声,说:“是有些不公平。”但一转,李白又补充一句:“不过!不过师傅应该是有苦衷的!”

    “苦衷?有个屁苦衷啊?”吴指南越说越来气,越说越滔滔不绝埋怨,道:“世界那么大,我就想出去看看怎么啦?有错么?啊?你说有错么师弟?”

    “嗯!”李白想想:“是没错!”

    “对啰!”吴指南似是遇到了知己,继续朝李白倾诉肚中苦水,说:“明明我就没错,可师傅呢?哼!我每次刚刚偷跑出去,师傅他就把我给抓回来毒打。毒打啊师弟?你理解甚叫毒打么?不是抽筋就是扒皮啊!二十年,二十年呐师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指南师兄,师傅好像!”李白又斜眼看看吴指南身后不动如山的赵蕤,说:“好像没你说的这么坏吧?”

    “师傅当然没这么坏,是比这个还要坏!简直就是坏中大恶,恶中臭蛋,气死我了!哼!”吴指南说得激动万分,手舞足蹈;同时,李白不停挤眉弄眼。见,吴指南反问:“师弟,你干甚对我挤眉弄眼?我又不是女人!”

    “师兄!”李白不敢多说话,叫了一句,便打眼色,示意吴指南往后看。

    “嗬!”登间,吴指南吓得半死,心直接提到嗓子眼。但只一刹,吴指南就两眼一转,灵机一动,说:“师弟,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甚样秘密?”李白。

    “师兄方才被鬼迷了,所以才言不由衷说了那些胡话。”吴指南一本正经,道:“其实师傅平常对我们可好啦,‘体贴入微’、‘关怀备至’这等世俗词藻,都完全不足以形容师傅对我们的好。你是不知道啊师弟,师傅的好,那简直就是英明神武、高大威猛、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殚见洽闻、立地书橱、温文尔雅、颜如舜华、菩萨低眉、济弱扶倾、国士无双。”

    “指南。”赵蕤笑了笑:“过来。”诗仙剑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