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怦然婚动:强宠小娇妻 > 第178章 今天舍命陪君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8章 今天舍命陪君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墨,你酒量咋样?要是不好的话……”顾雪澜后面的话没说完,陈墨挑眉看着她,唇间扬起一抹笑。

    “要不一会儿他让喝酒的话,你来?”陈墨是故意这么说的。和顾雪澜认识这么久,对方什么样她是清楚的。

    顾家从小家教就严,女孩儿更是当成宝贝来养。抽烟喝酒,夜不归宿,是绝对没干过的。

    现在让她喝酒,顾雪澜看着那摆满一矮几的酒瓶子,她就发憷!

    知道她不敢,陈墨也没想到连累顾雪澜。让她陪着自己来就是壮壮胆子,拿下合同这件事,还得靠自己。

    思想间,盛林已经把空罐子搁下,对陈墨做了个请的手势。陈墨也不矫情,直接大步走近,扫了一眼矮几上:“盛总这是要请我喝酒吗?”

    “当然。我说过,我就喜欢喝酒,陈助理不想陪我?”他直白的问话,陈墨很想回答是。但是一想到还没签下来的合同,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不就是喝酒,陈墨今天就舍命陪君子。虽然这个盛林不像是什么好人,但是有这么多人在场,自己又是薄氏的工作人员,薄夜宸的助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这么想着,陈墨坦然一笑,“我酒量不好,但是今天舍命陪君子。”

    “好,爽快,我喜欢。”盛林一拍手,让人把啤酒分成两份,一份放在他的面前,另一份则放在陈墨的前面。“陈助理要是在古代,绝对是女中豪杰。来,我们不醉不归。”

    打开一瓶酒,陈墨皱了皱眉,想着又不是没喝过,大不了喝醉了让顾雪澜把自己拖回去!也就没什么可有犹豫的,直接喝了起来。

    矮几上的空瓶子越来越多,喝着自己手里的酒的时候,陈墨还不忘注意着对面的盛林。这家伙一脸无所谓的一瓶接着一瓶。哪里像在喝酒,分明是在往无底洞里灌。

    半小时过去,两个人的面前都空了许多瓶子,把手里的一瓶喝完,陈墨直接把空瓶子丢在了地上。抚了抚晕乎乎的脑袋,陈墨摇摇头看向盛林,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的重影,就连盛林的脸都看是有了重影。

    猛地摇了摇头,陈墨觉得脚下有些站不稳,开始天旋地转一般。站在她身后的顾雪澜知道她醉了,上前扶住摇摇晃晃的陈墨,尽力却更焦急了。她明明给大哥发了消息,为什么现在还没来!

    “小墨,你不能喝了,我扶你去坐一会儿。”

    脑子昏昏沉沉的不清楚起来,听到顾雪澜的声音,陈墨点头。两个女孩儿刚准备移步,盛林便抬手示意,手下的小兄弟拦住了两个女孩儿的去路。

    看着横在面前的身影,顾雪澜皱眉看着他:“盛总,这是什么意思?”

    “陈助理答应陪我好好喝酒的,怎么能言而无信?”盛林是久经商场应酬的,这点酒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顾雪澜看了一眼身形都站不稳的陈墨,“人都这样了,你能再喝了。”顾雪澜不如陈墨的胆子大,但是怎么说也是顾家大xiao jie,此刻笃定的气势,让盛林微微一怔。

    原本他的注意力都在陈墨的身上,并没有关注到顾雪澜。现在看,觉得这个女孩儿有几分眼熟,倒像是在哪里看见过。

    这么想着,盛林也这么问了:“这位xiao jie我是不是在哪见过?怎么觉得有几分眼熟?”

    被人认出来,顾雪澜立马将头垂下几分,顺便照顾陈墨。陈墨虽然有点迷糊,但还不至于醉成一滩烂泥,注意到盛林在打量顾雪澜,陈墨靠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视线。

    “盛总好酒量,我实在不行了。再喝的话,我怕是就要麻烦盛总派人把我抬回去了。”

    “好啊。”盛林不等陈墨语落,便开口。他爽朗的答应,然后朝着陈墨走进几步,眼底带着几分打量的看着陈墨,继续道:“舍命陪君子。不和好了,咱们怎么谈生意?只要陈助理把这上面的喝完,我立马签字怎么样?”

    盛林说着,指了指矮几上的酒。

    随着他的手望过去,见到上面大约还有近十来瓶。虽然瓶子很小,但是这不是水,别说喝完,就是一半,陈墨估计自己就得吐了。

    但一仰头灌进嘴里。

    “噗……咳咳……”辛辣cì jī的感觉从胃里翻出来,辣的嗓子里像是着了火一般。陈墨俯身一口酒就吐了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女孩儿吐完,摸了摸嘴巴,继续喝了起来。

    顾雪澜被陈墨的倔强吓到了,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陈墨眼看就坚持不下去了,可是哥哥还没来。一手扶着陈墨,一手握着手机,顾雪澜在脑海里搜寻着此刻应该找谁来救她们。

    就在这时,盛林趁着两个女孩儿不注意,示意自己的人从后面缓缓靠近两个女孩儿。

    当察觉到身后不对劲的时候,顾雪澜猛地回身,已经晚了。

    她的双臂一下子被人扣住,整个人被控制的动弹不得,“小墨…唔……”她想喊陈墨的时候,嘴也被人捂上,任她怎么挣扎,就是挣扎不开。

    听到动静的陈墨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她回身,看到的,就是被人紧紧禁锢着的顾雪澜,“澜澜!盛林,你要做什么?”

    陈墨怒目而视,握着酒瓶子的手紧了又紧。

    “不做什么,我想要你手机里那份东西。”盛林指的是什么,陈墨一下子就想到了。

    就是她拍的那段视频,对陈墨来说这段视频不算什么,一点用都没有。但是,对于盛林来说,那就相当于盛林公司的脸面。一旦被发出去,一定会给盛林公司引来不小的争议议论,甚至会让盛林公司的名声就此一败涂地。

    所以,现在对盛林来说,拿到陈墨手机里那段视频是最重要的。

    下意识从身上拿到手机,陈墨紧握在手中,“盛总,麻烦你放开我朋友,不然我立马把刚刚的视频发布出去。”

    此刻,陈墨已经顾不得这算不算威胁了。盛林是什么人,从小混社会的混混头子,什么事干不出来。顾雪澜在他们手里,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放?”盛林冷笑一声,他挥挥手,本来就有所动作的兄弟立马走近陈墨。

    “你们要做什么?抢么?不要靠近我……”陈墨后退两步,准备跳上沙发的时候,脑袋里一阵眩晕,不是盛林不依不饶,很显然只要陈墨不答应,盛林不仅不会在合同上签字,还会就这此时找薄氏的麻烦。

    这件事是自己主动接下来的,到了这一步,不管怎么样,陈墨也得拿下来。

    “好。”如此想着,陈墨满口答应,不等身边的顾雪澜开口拦着她,女孩儿便抄起一瓶等她抬脚,身子就是一晃,险些摔倒。

    抓住这个机会,盛林的两个小兄弟上前,一人一边抓住陈墨的两只胳膊,不等陈墨挣扎,其中一个就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陈墨紧握在手的手机,想要抢夺过去。

    无声的怒视着盛林,陈墨死死抓着手机,不肯松开半分。

    “敢威胁我的人你是第一个,我劝你最好把手机给我。不然,你和你朋友都不会好好的离开这里,你信么?”盛林眸光慵懒的扫视了一眼自己的指尖,踱步走近陈墨。对于他的威胁陈墨心里怕,但是手机她依然不肯松开。

    眼看着陈墨就是不放手,抓着她的两个男人的当下手上加大力道,好似要把陈墨的胳膊扭断一般。

    “混蛋——”陈墨从牙齿缝中挤出两个字,眼神冷到了极点。胳膊仿佛被扭断一般的痛让她冷汗从额头上渗出,突然抬腿,踢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腿,那人疼的身形一动,陈墨趁机挣脱,奋力想要摆脱另一个人的禁锢。

    眼看着就要挣扎脱身之际,盛林已经走到了女孩儿身边,当下一下子抓住陈墨的手腕,暗中用了力道。

    盛林和其余的两个人不一样,他的力气比其他两个rén dà多了。只是不动声色的握着陈墨的手腕,陈墨便觉得里面的骨头仿佛碎裂一般,眼睁睁看着盛林脸上带着挑衅一般的笑,从自己的手里拿走手机,陈墨只能干着急。

    “盛总就是这么办事的吗?你这么对我,就不怕薄氏找你的麻烦吗?”按说盛林再怎么说,也不能如此猖狂。毕竟,陈墨是薄氏企业的人。云城的商业圈子里,有谁不给薄氏几分面子。

    只有他,完全不把薄氏放在眼里,明明知道陈墨是薄氏的人,更是薄夜宸的助理,他却像是故意一般的折腾陈墨。

    “怕?”盛林反问出声,嘲讽的笑在他嘴角显得那么的冷,他说:“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怕,但是我还告诉你,我对薄夜宸是真怕,打心眼里的怕。但是,就是因为对他的怕,才让我不想好好和你谈这笔生意。有人嘱咐过我,今天就不能让你顺心如意咯”盛林再次提起那个幕后人,陈墨更加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

    盛林打量着陈墨,看得出女孩儿也对这个幕后人物很感兴趣,他故意凑近几分,贴近陈墨的脸,压低的声音带着沙哑道:“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我告诉你,她是一个女人,而且……很漂亮…哈哈…那感觉也很不错呢”陈墨不是小孩子,盛林的话语里百转千回,除了让她知道那个想坏她事的是个女人,还有一点就是那个女人可能和盛林还有说不明的关系。

    也难怪,都知道盛林集团董事长见了女人走不动道。

    难怪,今天晚上,不管自己怎么好话说尽,赔着笑脸,甚至连拍视频这种下三滥的方法都用上了,盛林就是不肯合作呢,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想看自己的笑话。

    这个人会是谁呢?

    苏然刚刚回国,对国内的情况和人应该都认识不太清楚,苏倩茜?

    陈墨自动把这件事联想到苏倩茜,可是陈墨想不通,苏倩茜会什么要这么做。毕竟她喜欢薄夜宸这一点很明显,除了薄夜宸那家伙从来不关注这些,就连陈墨这个局外人都早就看出来了。

    她在乎薄夜宸,那么就会在乎他的事业,更何况是薄家把她养大的。按说苏倩茜不该做这么绝情的事。

    可是,不是苏然和苏倩茜,又会是谁呢?

    到最后就“在想是谁对吗?连陈雪燕陈墨都想过了,就是不知道是谁能这么狠毒的用这么一招。

    “呸,你丫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不等盛林的话说完,陈墨便啐了他一口,甩给他一记白眼。

    做他的女人,亏他也说得出口这种话。陈墨和他的年龄相差了几十岁,说白了就是个只长岁数不长德行的老色鬼,还妄想自己做他的女人。陈墨真的怀疑,跟他的女孩子,但是是为了他的什么?钱吗?

    陈墨突地笑出声,那笑声里满是冷嘲热讽,她瞥了一眼目光打在自己身上的盛林,陈墨不疾不徐开口:“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让我做你的女人,你就不怕薄夜宸找你的麻烦吗?”

    “没关系,只不过一个女人而已。玩玩就算了,他薄夜宸就算是知道了也得chéng rén之美,拱手把你送过来。你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助理,陈助理,我也跟你说,女人呐,不能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太高了。”

    陈墨承认盛林的确有几个臭钱,但是他不该这么侮辱人。调笑着说完这番话,盛林挥动两下拿在自己手里的手机。

    “怎么样,两个选择,你选那个?”两个选择,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做他的女人,陈墨做不到,跟他玩玩,陈墨更没那闲工夫。站在陈墨身边的两个人觉得陈墨手机被抢,没什么威胁力便松了手。刚获得zì yóu,陈墨便跨前一步,到了盛林面前,“盛总这两个选择有什么却别吗?”

    陈墨不知道他在打算什么,只觉得这个老狐狸不会有什么好事。如果她说不同意,他会怎么样?

    这么想着,陈墨欲要张口,就看到了还被人控制着的顾雪澜。

    “盛总,手机你也拿到了。把我朋友放了吧。”

    听到陈墨的话,盛林笑着开口:“我是想放来着,可是我突然发现,你这个朋友还蛮值钱的。”他这么说,让陈墨微微一愣“你知道她是谁吗?顾家集团的千金,那可比我这个盛林董事长还大。你说,我要是把顾家千金伺候好了,是不是好处更多?你说呢?陈助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