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穿书女配有点慌 > 第一百零八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八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秦韵和傅翎的相处方式让她想起了林静颜和袁芷,曾经的林静颜也是这样,只要稍稍挑拨,袁芷立马能够跳出来当那个出头鸟,承担所有的不好名声,而林静颜对外依旧纯真善良。

    只可惜袁芷并不是没脑子的,她对林静颜的好怀有几分的利用,当然也有几分的真心,所以才会在知道真相后,飞快的黑化。

    而秦韵和傅翎不一样,傅翎是傅家人,身份可比秦韵高多了,但是现在却轻易的被秦韵掌控了,还成了保护秦韵的一个出头鸟。

    这样只能说这个傅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蠢多了。

    然而她的笑仿佛一下子刺激到了傅翎,傅翎一下子冲到了夏安姝的面前,朝着她的脸就扇了过来:“贱人!你笑什么?”

    好在夏安姝早有准备,在她手挥过来的时候,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不但如此,还直接加大了力度,傅翎疼得脸都青了。

    在傅翎冲过来的时候,秦韵和傅晶也赶了过来。

    秦韵见傅翎没得逞,心中暗骂了一句废物,脸上却是一副担忧的表情:“阿翎,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幸好没打到夏小姐,不然你三哥可能就要生气了。”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傅翎更加生气,挣扎着就要再次来打夏安姝:“有本事你放开我!你就不是凭着一张脸吗?狐媚子!狐狸精!”

    傅晶冲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傅翎的这句话,心中暗道不妙,下一秒就见夏安姝缓缓的收敛了笑意,随即眼眸冰冷的看着傅翎,见她嘴巴不停歇,直接反手给了她一巴掌。

    这个耳光格外的清脆,一时间把傅翎都打愣了,不止傅翎愣了,会客厅里所有人都愣了,他们没有阻止不过是想要静观其变,要是傅翎能够压制住夏安姝自然是最好的。

    但是他们没想到夏安姝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给了傅翎一巴掌。

    傅晶先是一惊,随即余光瞥见夏安姝没吃亏,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于是往后退了一步看热闹,她又不傻,这个家里她是晚辈,没有她能得罪的,她只要能够保证在傅毓泽来之前让夏安姝安好无损就可以了。

    那边傅尹川也是深吸一口气,随即猛地站起来,拿着拐杖敲地,咚咚的响:“夏安姝!你大胆!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

    而傅翎也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尖叫着要扑过来撕了夏安姝的脸:“贱人,你敢打我?”

    傅翎真的是气疯了,她虽然在傅家是个无关紧要的小姐,但是因为姓傅,大家都给个面子,也是娇宠着长大的,可是居然被一个她看不起的女人给删了一巴掌,这让她怎么能忍得下去。

    夏安姝紧紧控制住傅翎的手,让她动弹不得,真当她天天的勤学苦练是白来的吗?打不过其他人,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是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她视线扫过傅翎,又定定的看向傅尹川:“傅家的这个家教,我倒是真的见识到了,我不过是笑了一下,傅家小姐就冲过来要打我,原来傅家连笑都要管了吗?”

    不等傅尹川插话,她看向近在眼前的傅翎,手指微微用力,就看到傅翎疼得脸都白了,她才开口道:“分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主动找上门来的,难道还以为我站着任由你打吗?”

    夏安姝并不是没脑子的人,所以之所以这么大胆的挑衅打回去,不过是笃定了傅尹川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罢了。

    大家即使看她再不顺眼,也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们在衡量她的价值,以及在傅毓泽心中的地位。

    他们趁着傅毓泽出门带走自己,不过是要试探自己在傅毓泽心里的价值,至少今天她再怎么狂妄,她都不会有事,但是在傅毓泽回来之后没有来找她,到时候就不好说了。

    但是夏安姝也想明白了,既然被傅家抓住了,她与其憋屈着,不如好好张狂一把,谁知道能活多久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夏安姝简直是肆无忌惮。

    这可把傅尹川气的够呛,他从家主到现在,美人敢忤逆他,现在倒好,先是傅毓泽,再是夏安姝,傅毓泽毕竟是他培养出来的继承人,虽然生气,但是更欣慰他的野心和冷血,只有这样才能坐好家主的位置。

    但是夏安姝不一样,见夏安姝挑衅,他涌上了一股杀意,好在傅立盛还有脑子在,立马轻轻的碰了傅尹川一下,傅尹川回过神来,收敛了浑身的杀气,冷冰冰的说道:“来人,把夏小姐请回屋去!”

    接着两个保镖面无表情的上前,强势的掰开了夏安姝抓着傅翎的手,傅翎一恢复自由,立马扬手要打夏安姝,却见夏安姝幽幽的抬眼看向傅翎,“你这一巴掌要是打下来,我绝对会让你以后天天挨巴掌。”

    傅翎很想回一句“骗谁呢!”但是在对上夏安姝的眼神后,她莫名觉得夏安姝说的是真的,她手僵持在半空中,顿时觉得很尴尬。

    保镖自然不会去考虑傅翎到底是什么想法,拧着夏安姝就把人往外带。

    夏安姝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于是便顺从着走了,与其反抗吃苦头,她不如老老实实的,也不知道陈妈联系上傅毓泽没有。

    当初她走的时候给陈妈使了眼色啊,也不知道傅毓泽知不知道现在自己被带来了傅宅。

    还有跟着自己过来的保镖傅凡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没能进来,只能在傅家最外层等着。

    “到了!”木桩子一样的保镖终于开口说话了,直接将她推搡到屋里,然后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夏安姝试图开门,却发现被从外面锁了,她根本打不开!

    夏安姝抿了抿唇,有些丧气的坐回了床上。

    也不知道傅毓泽会不会来找自己。

    内心里其实有一种预感告诉她,傅毓泽一定会来,只是不到最后一刻,她依旧不会放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门口悉悉索索的一阵响,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夏安姝顿时一骨碌翻起身来,她四处看了看,随手操起床边的花瓶,打算如果待会进来的是不怀好意的就直接砸晕。

    所以等傅晶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夏安姝高高举着花瓶想要砸晕她,顿时吓了一跳,而夏安姝也没想到,举着瓶子和傅晶面面相觑。

    过了半晌,夏安姝讪讪的放下花瓶,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怎么是你?’

    傅晶拎过来一个饭盒:‘现在已经中午了,你要不吃点吧!’

    夏安姝闻言摇了摇头,她并不饿。

    随即她有些好奇的看向傅晶:“你联系上傅毓泽了吗?”

    她每天习惯了叫傅毓泽的名字了,所以听到夏安姝理所当然的喊傅毓泽名字,傅晶的呀眼眸闪了闪,随即若无其事的说道:“还没呢!想必三爷正忙,不过你放心,三爷肯定会来救你的。”

    她并不是怕傅毓泽不来救自己啊!她怕的是傅家那群人在等不到傅毓泽人来的时候不会放过自己。

    “我知道的。”

    夏安姝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倒是傅晶有些不理解,“你今天干嘛要和他门面对面争执啊!明知道在傅宅你根本占不到便宜。”

    夏安姝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但是那又怎么样?我知道他们有求于我,所以我自然什么事都不会有。

    再说.....”夏安姝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有人挑衅,我绝对不会出头的。”

    看着她说的条理清晰,傅晶忍不住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你说的也对,你要是不敢反抗,今天铁定要被傅翎打一顿。”

    “傅翎到底是什么身份?”

    傅家不少孩子,但是傅翎能被宠成这样,傅翎定是有过人之处,才能在大家心中脱颖而出。

    傅晶闻言撇了撇嘴:“我三叔的私生女,唯一一个进到了傅家的小姐。”

    傅晶本来想要和夏安姝吐槽一下傅翎的家庭关系的,但是突然想到夏安姝的身份,后面的话便咽了下去。

    夏安姝点点头,垂下眸,眼神有点若有所思。

    唯一的私生女进到傅家,那说明手段了得啊!

    但是看她那个为秦韵出头的样子,显然是不可能这么聪明的。她看向傅晶。

    这在傅家不是秘密,所以傅晶也就没有隐瞒。

    原来傅翎之所以这么受宠,是因为傅尹川梦到了鸟儿栖在傅家,怎么赶都赶不走,甚至还给家里带来了喜讯,傅尹川是被笑醒的,醒来后发现自己三儿子不在,这才打听到三儿子在外面生了个娃。

    一个娃和自己梦中的燕子,傅尹川心里动了动,很多时候他并不信命,但是谢总想要讨个好彩头,于是他便吩咐儿子把这个私生女带回来,一养就是二十年。

    还被养成了这么娇纵的性子。傅尹川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傅翎,象征着那只鸟。

    夏安姝听完,顿时有一点无语,她没想到看着古板任性的傅尹川居然还会去信这种东西。

    傅晶和夏安姝说完话了,就拎着食盒出去了。

    夏安姝出不去,在屋里转来转去,最后累了,躺在床上,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是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那种灼热的视线,让她感觉像是被蛇盯上了一样。

    夏安姝心里一惊,猛地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发现自己的床边站了一个人。

    夏安姝脸一白,下意识的想要尖叫,下一秒却见床边的人灵活的越到她身后,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夏安姝眼睛猛地瞪大了,等等?傅家难道这么点耐心都没有吗?这么早就想要杀人灭口?

    “呜呜呜!!!”放开我!

    夏安姝被捂住嘴巴,只能徒劳的去抓那个人的手,就在夏安姝徒劳挣扎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附在夏安姝耳边说了一句话:“好久不见,不用怕我,我不会动你的。”

    夏安姝听着声音有点耳熟,但是想不起来,因为要思考的原因,她下意识的停止了挣扎。

    她停止挣扎后,那个男人的手也松了一下,随后说道:“你保证你不叫,我就松开你!”

    “呜呜呜!!”夏安姝猛烈的点头。

    于是在男人的手一松,她一个利索的翻滚,从床上跳下去,直接打开了灯,一脸警惕的看向自己的床上坐着的男人。

    等看清男人的长相,夏安姝的表情呀一下子维持不住了,她伸手在男人的面前指的手都是抖得厉害。

    “你是.....你是....”

    夏安姝结巴了半晌,还是震惊的说不出来话,她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不是被抓起来了吗?

    这个男人正是当初在s市被傅毓泽追了好几条街,最后强势压回s市的傅毓清。

    傅毓清见夏安姝还记得她,顿时很满意,微微点了点头,一脸的笑:“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在傅毓泽傅三爷的地下室小黑屋里?”

    心里想法被傅毓清看穿了,夏安姝下意识的捞起花瓶抱在手里,一脸警惕的看着傅毓清:“你来这里干什么?”

    傅毓清似乎觉得这话很可笑:‘我就是傅家人,倒是我想问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安姝闭了嘴,但是手指却更加紧紧的扣住花瓶壁,从在s市,她就知道傅毓清是个危险的人物,所以敬而远之,在知道傅毓清被傅毓泽抓起来的时候,她其实松了一口气。

    所以也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她没想到会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他。

    夏安姝的表情很难看,要是知道傅毓清逃了,她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你是傅家人没错,但是这房间明显是我的,你半夜来我房间干嘛?”

    她不知道傅毓清这次又想要打什么主意,想到傅毓清一直在被傅毓泽追杀还能游刃有余,甚至直接进入边疆地带躲避。

    傅毓清明显看到了夏安姝的警惕,他眼眸深了深,下意识的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事?”

    两人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夏安姝又不是傻的,怎么看不出来他的问题,但是她心里却依旧掀起了轩然大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