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芦笙舞的传承 > 0190、一把老芦笙(5)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0190、一把老芦笙(5)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0190、一把老芦笙〔5〕

    小银根和小木根兄弟俩,就这样在县城里的老地主家待了下来。小银根从事着地主家的芦笙表演,而弟弟小木根却加入了地主家芦笙制作。

    由于有着阿爸留给兄弟俩的技术,没过多久,小小年纪,两兄弟就在老胖地主家成为了芦笙方面的‘高手’,这也让老胖地主特别的自豪,无时无刻不在向人夸奖自己慧眼识珠。

    也是这样,老胖地方慢慢地把自己芦笙门店里以及自己的芦笙队里的事情委托给了两兄弟。

    可是,好景不长,两兄弟到了地主家没几年,就听说外面在打仗了,而且就要打到这个偏远的县城里来了。

    要打仗,首先慌起来的是地主们。打起仗来,穷苦人民大不了从军,大不了继续种地。可地主家就不同了,他们哪舍得让自己的孩子去当兵。更有可能的,军队一来,说不定他家里的东西就要‘贡献’给军队了。或者说是支援战争,反正就是要地主家出钱的事。

    一时间,这事传得沸沸扬扬,弄得老胖地主一天天也是魂不守望舍的。

    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几天,隐隐地就听到一些qiāng炮声音。慢慢地就有一些外地人朝着这这个县城里跑来,说是外面真的打仗了,跑过来躲躲。

    又几天过后,县城里面终于有了响动。县里面贴出了海报,说是有军队要到这里来,需要得到地方上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援军队建设。

    老胖地主家也收到了相关的派单。

    老胖地主家,作为本地的地主、富户,钱粮是小不了的。虽然老地主也特别心疼自己省吃俭用存下来的钱粮。但是,更让他舍不得的,还是他那刚刚满十七岁的儿子,也在县里的征兵名单当中。

    老地主就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十七八岁,是自己正二八经的大老婆生的。可是,也不知是为什么。和老地主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婆,除了生了这一个儿子外,以后,不管怎么折腾就是不能再生个一男半女。好在,地主也有娶三房四妾的权利。直到后来,老地主娶了几房小妾,也生了几个女儿。可是,直到前几年,娶了第四个小妾时,才又给他生了第二个儿子。现在,这个小儿子都才一岁多。

    老胖地主接到名单册后,那真是茶饭不思,坐卧不宁。他的大老婆更是一天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得天昏地暗。

    可是,这也没办法呀,地主再大,也是在地方的管辖范围之类。其它的事情,老地主可以敷衍,可是,这是军令,老地主就是有再大的胆子、再大的能耐,也不敢跟当地官方作对。

    正在老胖地主两口子愁眉紧锁、无计可施时。

    这天,带领地主家芦笙队的银根来了。这是每一个月月底时,银根都要做的事。他要过来,把这一个月来芦笙队的情况报告给老地主,也要从老地主这里领取其他芦笙手们的工资,然后再回去发给大家。

    “老爷,这是这个月芦笙队的开支情况。”

    “哎呀,没事,你就带着直接到账房那边去领取你们的工资就行。”说着,老地主向银根挥了挥手,他真的没有心情考虑这些。

    可是,等银根刚刚转过身子时,老地主转过脸来,看到了银根的背影。

    “嗯!银根,你等等。”

    “老爷,你还有事吗?”

    银根听到喊声,又转过身来,对老地主说。

    老地主看看,却又没说什么。向银根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银根走后,老胖地主诡异地向自己的大老婆一笑,说

    “你看,这银根的背影,是不是有些熟悉。”

    地主婆没好气地说

    “他都在我们家待了有好几年了,我还不熟悉。”

    “哎呀,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叫你看,银根和我们家儿子的背影是不是有些相像。”

    是的,自从银根两兄弟来到地主家,几天后换上一些稍微干净些的衣服后,好多人都说银根的背影和小少爷的背影有几分相像。虽然银根比小地主少爷大了两三岁,可是由于营养的缺乏,在身段上,却刚好跟比他小几岁的地主少爷一样。

    就因为这,有好几次,地主和地主婆都还有些生气。要不是银根的芦笙的技术吹特别的好,可能就因为这事,老地主早就想把他赶走了。

    今天,老胖地主突然看到了银根这熟悉的背影,他那一笑将意味着什么。

    “那又能够怎么样,他是他,我儿子是我儿子,现在我心里烦得很,你别再在我面前提起他的事。”

    “哎呀,我是想说——”

    说着,老胖地主朝着他老婆把脸凑了过去,悄悄地说着上什么。地主婆一听,马上在脸上就挂起了笑容来。

    “这样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再给他们一点好处,再跟他说说,我想他会答应的。”

    “那,你还不快点去办?”说着,地主婆马上催促老胖地主去办了。

    第二天晚上,老胖地主把银根叫了过来。并且特意准备了一桌好菜。而且就只有老胖地主和银根两个人。

    银根兄弟两来后,时不时的,地主也会给他们一些好吃的。可是,这单独地准备了一桌好菜,而且单独地把他叫来,这还是第一次。

    “银根啊,你这来了也有好些年了,有些事情,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银根有些惴惴不安,也不敢就直接坐下来。

    “老爷,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我、我就不坐了。”

    “没事、没事,你坐、你坐。”说着,老地主站了起来,拉着银根的手,就往椅子上按。

    这样,银根也只好坐下。

    这一坐下,老胖地主把其他的仆人等都支走了。整个餐室里就只有老胖地主和银根两个人。

    老胖地主拿起旁边的酒壶,慢慢地朝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酒,然后又准备给银根面前的杯子里到。

    “啊啊啊,老爷,还是我来吧。”说着,银根从老胖地主手中把酒壶接了过来。给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到上酒。

    酒到好了,老胖地主举起了杯子。

    “来,银根,你今天就陪我喝一杯。”

    银根没办法,只好也举起了自己的杯子,与老胖地主碰了一下,学着老胖地主的样子,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干了。然后,老胖地主又给银根的碗里夹了筷菜。

    “银根呐,你来我这里有好几年了?”

    “是。老爷,已经有四年多了。”

    “那,在你心里有些什么想法啊?”

    这话,让银根听了,再结合今天老胖地主莫名其妙地单独请自己吃饭、喝酒。这一下,还真的把银根吓得不轻。

    “老爷,我、我可没有其他的想法啊,来到这里,能老爷你给了我和弟弟一口饭吃,我已经很感谢老爷了,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想法。”说着,银根都急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哎哎哎,坐下坐下,你坐下,我不是这样问的,是你理解错了,理解错了。我是想听听,你对自己的以后有什么打算。”

    银根站着,紧张得不敢接老胖地主的话。

    “哎呀,看把你给吓的,连话都不敢说了,那还是我来问问你吧,你想当兵吗?如果你想,现在倒是有一个很好的机会。”

    当兵,银根不是没有想过。以前,阿爸也曾经跟他和弟弟木根说过,当兵,其实也是一件好事,不但能锻炼自己,而且当兵还能吃上饱饭。

    银根,也不止一次地听说过,当兵是何等的威风,端着qiāng、骑着马,上阵杀敌,也不失一个男人的气魄。可是,就他这样的穷光蛋,到哪里去当兵啊。所以,要说是没想,那还真的对不起银根,要说想,银根还真的找不着方向。

    今天,老胖地主突然这样问,银根也不知道老胖地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也不好怎么回答。

    “现在,听说外面正在打仗了,地方政府上要在我们这一带招一些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去当兵,所以,今天我把你叫来,就是问问你,如果你想,我会想办法给上面推荐推荐,如果你不想,那也就算了。”

    一直听到现在,银根才明白,今天老地主把自己叫来的真正意义。

    “老爷,这是真的?”

    “哎呀,难道我还会骗你吗?”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愿意。”

    “好,只要你愿意,其他的事情,我慢慢地去帮你办。”

    吃完了这餐饭,银根高兴地从老胖地主那出来。当兵,对于每一个男孩来说,特别是穷苦人家的男孩来说,都是一件自己向往的事。

    银根第一个就是跑到芦笙制作门店来,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弟弟木根。

    “阿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老爷愿意推荐我去当兵。”

    “嗯?阿哥,你要去当兵?”

    “嗯,是老爷推荐的。”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你走。”

    四年多来,小木根也长大了,长高了,现在,他跟哥哥银根都差不多高了,而他的芦笙制作,真的是有才能又找到了可以施展的地方,木根的芦笙制作技术也是突飞猛进。

    “阿弟,能够去当兵,是好事,以前,我们是没有机会。现在,老爷愿意帮我们的忙,去当兵当然是好事,听说,当兵的还有生活补贴,还有工资。到时,我就可以把工资寄回家来给阿妈阿姐,你也就不用再在这里帮别人做事了。”

    是的,两兄弟从讨饭到现在,已经是有四五年了,这四五年里,他们都没有回过家,也不知道家里的情况究竟怎样了。虽然这里有事情做,但是,谁不想家啊,谁不想回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家里去啊。

    所以,阿弟虽然有万分的舍不得哥哥走,可是,哥哥说的也对。这一夜,哥俩抱在了一起,憧憬着俩兄弟的美好未来。

    几天以后,老胖地主告诉银根,他当兵的事情,他已经帮他办下来了。就等着过几天,所有人集中了,再把他送过去,然后,他就是一名军人了。

    事情定下来了,银根有几分高兴,但是真正定下来以后,看着自己身边的弟弟,又是有几分的不舍。

    时间定下来了,就是明天的早上,新兵就要集中后由队伍带走了。今天晚上,老地主又把银根找了过来。

    “银根呐,明天,你就要当兵吃军粮去了,你在我这里也待了有好几年年了,虽然你不是我的儿子,可是这人呐,相处久了也是有感情的,我也是舍不得你离开啊。”

    “老爷,其实,到现在,真的要离开了,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们。你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而且这里还有我的阿弟木根在这里,到了部队,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这次,能去当兵,真的是感谢老爷了。”

    说着,银根提起一杯酒,站了来,说

    “老爷,我这就要走了,感谢你这几年来对我兄弟俩的关心和照顾,也感谢你这次帮我这个忙,所以,今天我敬你一杯酒。”

    老胖地主也不推辞,双手把着杯子,把嘴凑了过去,默默地喝下这杯酒。

    “哎呀,银根呐,难得你这么懂得感恩,这次能帮到你,我心里也高兴,其实你知道,你这次能走,是因为什么吗?”

    “老爷,是因为什么?”

    “我是把我儿子当兵机会留给你了。不过,你放心,我儿子、你们的少爷他还小,过两年,我再想其他的办法,这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大家也不要再把这事挂在嘴上。”

    “啊!原来是这样。”

    “其实,到现在,就连你的名字都还是用你们少爷的名字,所以,明天你到了那边以后,你用的就是你少爷的名字,而不是你现在的名字了。这个,你也在记住了。至于你弟弟木根,我会把他照顾好的,你家里,我也会派人去看看,你就放心的去当兵吧。但愿有一天,你能在部队里混出个人模样来,那时,你们家就好了,我也会跟着你沾上一点光。”

    银根从老胖地主那出来,又来跟弟弟木根告别。兄弟两虽然有太多的不舍。但是,从心里,他们也希望能这样帮到家里。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离别的忧伤过后,也是有太多的相互叮咛。

    最后,弟弟拿出一个精致的包来,坐在哥哥的面前把包打开

    “阿哥,这是那天我得到你要去当兵的消息后,我特意制作出来的一对芦笙,送给你,希望你到部队去还能再吹上弟弟做的芦笙,看到这芦笙,就如看到我、看到家人一样。不要想家,芦笙就代表着我和家人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第二天,哥哥走了,带着弟弟特意给他制作的一对芦笙。

    可是,几天后,弟弟木根从各处贴出来的喜报中,却始终没有看到哥哥的名字。弟弟木根从其他渠道打听到,原来是老胖地主用哥哥的名字代替了他儿子去了部队。

    难怪,那天送新兵时,所有的父母都哭得两眼通红,唯独只有老胖地主在旁边眉开颜笑。

    而自从哥哥银根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地主少爷的身影。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