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伊利达雷魔影 > 267 新壁炉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67 新壁炉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玛兰德提醒卡塞恩,血色十字军的规模相当大,他们在诺森德的多个地点登陆,而血色十字军的领袖阿比迪斯将军目前在龙骨荒野南部的一座要塞内,指挥着整个血色北伐军的行动。

    泽内塔尔很可能就藏匿在其中。

    这座城堡本来是北方山谷中的暮冬镇建造的,一百多年前,暮冬城的城镇守卫们在海岸线上设立这样一个据点守望海岸,同时防守峡湾的维库人。

    随着二十多年前巫妖王被基尔加丹扔到寒冰皇冠,亡灵天灾在几年内便自北方南下攻破了暮冬城并进入峡湾,这座颇具规模的堡垒便遭到废弃。

    血色十字军以惊人的速度在数周内整修这座堡垒,并建造了一座大教堂,将其改名为新壁炉谷,以彰显他们在诺森德扎根的决心。

    另一个时间线里,被称为“血色先锋军”的新组织几乎与过去的血色十字军分割,并且也在这里落脚。只是在那个时间线中,血色的大本营海文郡,提尔之手和新阿瓦隆都遭到阿彻鲁斯要塞的袭击近乎被毁,他们也没能彻底占据斯坦索姆。卡塞恩面对的血色十字军要强大得多。

    如今暮冬镇是天灾死亡骑士在冰冠冰川外的基地,据日怒斥候的线报,天启四骑士与他们的死亡骑士军团都驻守在这里,而女巫妖亡语者女士也在里面,她手下的诅咒教派侍僧一直想在这里建造一个能与龙眠神殿的龙族军团对抗的巨大天灾堡垒,而那些时不时掠过天空的亡灵龙让卡塞恩很难去质疑他们的能力。

    天灾军团的亡灵巨龙大多来自龙眠神殿以北那一大片巨龙的坟地,十几年来巫妖王复活了太多死去的巨龙骸骨,偷取永恒水瓶的计划失败后,他复活始祖巨龙迦拉克隆被推迟,卡塞恩很担心他会为了抵挡奎尔萨拉斯的军团而复活辛达苟萨作为替代,从而激怒玛里苟斯。

    如果玛里苟斯愿意离开魔枢加入征讨巫妖王的大军当然是好的,但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这更可能让他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把整个世界跟巫妖王打包送进扭曲虚空。

    根据情报,新壁炉谷的军团已经在暮冬城西边的山中与死亡骑士的部队多次交战,竟然不落下风,这足以说明血色北伐军的强大。

    卡塞恩一开始很难相信这件事,直到他来到新壁炉谷附近,才明白为什么。

    持续数日的暴雪天让旧城堡宛若一个白色地狱中的灰色巨兽,它已经被血色十字军武装成一个超级要塞,卡塞恩扫了一眼,感觉其中居住了超过万名血色军人。

    如果新壁炉谷内集结了这么多人,很难想象其他的登陆点加起来血色十字军的规模到底能到达什么地步。

    他一直用游戏里的眼光去看待这群疯子,没想到他们走到这个高度。同时也感觉玛兰德能做到掌控他们的方向,真的不容易。

    可见度极低的雪幕中,他发现了一个在新壁炉谷外的崖壁上记录北海水文情况的血色小队,踏着雪走过去之后还没等对方看清自己是谁,便突然闪身上去将记录员旁边的两个血色卫士踹下海崖。

    血色记录员回过头来一脸惊讶,在呼啸的大雪中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卫士们已经消失。

    “你是……”

    卡塞恩没有说话,上前抓住他的额头抽出灵魂吞噬,然后将躯体空壳踢倒,埋进雪中。

    随后,他将自己转换成血色记录员的样子,穿上他的衣服,抬头看了看高大城墙后的血色教堂。

    再次变成一个人类,适应的有些奇怪。

    脚步变得沉重,呼吸节奏变得不再那么规律,身体的平衡感觉也有些意外地糟糕,这些感觉都很熟悉。

    他将那位血色记录员的毛皮外衣裹紧,将红色的毛帽子拉低,口罩抬高,尽量用衣服上的皮毛遮住自己绿宝石般的眼睛,特意隐藏了自己体内的邪能能量,朝着新壁炉谷的大门而去。

    卡塞恩丝毫不怀疑血色十字军与天灾对抗到底的决心,就算是大雪纷飞,狂风呼啸的气候下,壁炉谷外的营地里仍然有无数士兵正在疯狂的训练。

    他们大都是洛丹伦的遗民,几乎都带着被扭曲的仇恨,因为家人,因为朋友,因为熟悉的家乡,甚至因为财产。

    也因为这些事,加上瘟疫之地的血色部队一直没有北进攻伐精灵的岗哨,他没动过将整个血色十字军全部抹除,一个不留的心思。

    当然,也是考虑到给银色黎明多添点麻烦,这些圣骑士的部队一旦从亡灵天灾和血色十字军的困扰中走出来,最终很可能要跟恶魔作对的。

    无论是白银之手,血色十字军,亦或是银色黎明,在对待恶魔的事务上一向站队明确。

    邪恶,就是邪恶。

    看着灰白色的巨墙和在大门中进进出出的血色士兵和运载物资的补给官,卡塞恩想到了提里奥·弗丁,这位跨越了种族偏见的前白银之手领袖,壁炉谷的前领主。

    或许所有能够领导圣骑士的人当中,他肯定是最可能接受与伊利达雷合作的一位,他被降罪并驱逐出白银之手和联盟,也正是因为自己在第二次兽人战争后对一位帮助过自己的落难兽人的维护。

    在那个年代,兽人在人类社会中的名声绝对比恶魔好不到哪去。

    然而此时提里奥·佛丁还在瘟疫之地的农场里隐居,与这动荡的世界毫无干系。

    想到这,卡塞恩呼出一团被邪火暖出来的水汽,慢慢走近新壁炉谷的正门。

    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

    “喂,那边的记录员!”一个血色守卫看到走过来的卡塞恩,问道:“报上名字来!”

    “我是汤马斯·莱克迪尔!”卡塞恩喊着那灵魂记忆里的名字,说:“我遇到了食尸鬼的袭击!跟着我的卫士都已经被杀害扔下山崖……”

    “是我没听清楚吗?食尸鬼的袭击?”这个守卫瞥了一眼要塞东边的雪窝,迈着笨重的步伐走过来。

    他迎着风勉强上下打量了一下低着头捂着胸的卡塞恩,问道:“怎么回事,天灾军团已经摸到了这边?”

    卡塞恩摇摇头说:“我为了多记录附近的数据,走的远了一些,这是我的错。”

    “在天灾恶鬼前没有受害者是有错的,我的兄弟。”守卫用手挡着雪碎,问:“你是受伤了?”

    “只是肚子被撞了一下有些疼,那些食尸鬼被我杀掉一个,另一个逃进了雪中。”

    “那你无疑是个英雄。我带你去医疗所,记录员。”守卫拍了拍卡塞恩的颈后,说:“那里的牧师会照顾好你的。”

    “上次我摔断了腿……医者们不到一个下午就用奇迹般的圣光帮我治好了骨痛。泰瑞纳斯国王的儿子背叛洛丹伦的时候我还怀疑圣光是否抛弃了我们,但现在来看那无疑是一次圣光的考验。当我们通过考验之后,现在便是回报我们的时候了,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

    “真的吗?”卡塞恩问道:“我以前也受过伤,但牧师们对我的治疗效果很差,最终还是靠草药才慢慢恢复。”

    “你肯定是从提瑞斯法来的吧,汤马斯?”守卫微笑着说:“两个月前壁炉谷的审判官伊森利恩大人得到一位圣光使者的指示后,我们当中的许多牧师就脱胎换骨。你没听说吗?在她的指引下斯坦索姆的找出了埋伏在我们中间的叛徒,早该被处死的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卑邪之徒总想利用我们的热情,引我们走向歧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