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游戏竞技 > 伊利达雷魔影 > 268 扭曲的思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68 扭曲的思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治疗伤员和病人的小修道院是暮冬城的守卫人员在百年前就修建好的,因此显得有些老旧破败,卡塞恩被守卫安排的一位血色士兵带到这里。

    被安排到一个地铺上休息之后,负责维护伤员的年轻牧师说很快就会有医生来照顾他。

    但卡塞恩肯定不能等着那些拥有用圣光之力治愈伤者的牧师过来照顾他装出来的疼痛,圣光碰到自己的邪能之血可能会爆发出什么样的灾难性后果,恐怕整座堡垒的人一辈子都见识不到。

    周围的人忙忙碌碌,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样子,尽管伤员很多床位略显不足,但里面许多人看起来受的伤并不严重。

    他站起身,趁着周围忙碌的血色牧师们不注意溜出了修道院,来到大院里才真正有机会仔细扫视了一圈新壁炉谷这座血色堡垒内部的样子。

    大雪将整座城披上白色的厚毯,只留那些冒着黑烟,烧的发黑的火盆周围没有攒上积雪。

    巡逻的血色士兵们大都聚集在这些火盆周围取暖,寒冰皇冠雪山之下的龙骨荒野确实是整个诺森德大陆南岸最冷的地方。

    卡塞恩顺着街道往大教堂的方向而去,一路感知着这里可能存在的暗影或者邪能力量。

    尽管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恶魔的存在,但他却发觉在东边的城墙外有一大片死灵力量聚集的痕迹……那是什么?亡灵天灾正准备偷袭这片地方?

    不,那些死灵力量并不是不死生物所带来的,而是亡者未散的灵魂。

    卡塞恩察觉到为什么修道院里伤重的和感染的伤员和病人不多的原因了——他们都被直接处死扔在堡垒外的埋尸坑中了。

    他第一时间觉得血色十字军的组织确实严密而残忍,但随后便想到,天灾军团在与人类作战时,伤害对方的同时也会散播恐怖的瘟疫。洛丹伦王国几乎就是灭亡于对瘟疫的不恰当处理中,洛丹伦遗民们对待来不及用圣光净化的感染者,手段极端而果决是必然的。

    就在他避开牵着厚毛猎犬来回巡逻的血色士兵时,突然在大教堂的方向察觉到一丝被刻意隐藏的邪恶气息。

    他凭着自己恶魔猎手的敏感知觉,还有对邪能和暗影尤为熟悉的直觉才能察觉到那一丝异样,要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其他恶魔猎手都很可能无法捕捉到。

    在大教堂里?

    踏上新壁炉谷大教堂的第一级台阶,大门口的一位持矛的血色圣骑士守卫不经意地瞥了这边一眼。

    他没有停下脚步,像其他进进出出的朝圣者一样走进去。

    门内,许多血色十字军的士兵,术士,法师和牧师们正在寻求宣讲者的帮助,卡塞恩对那些扭曲了的狂热言辞不感兴趣,他一心只想探查这座教堂内可能存在的邪恶。

    教堂内部相当宽敞,但是明显还没有修缮完成就开始使用了,就算到现在还有一些工人站在脚手架上安装着一些墙上的装饰和挂件。

    女将军阿比迪斯穿着一身黑色板甲带红色罩袍,站在宣讲牧师的一旁目视台阶下的所有信众,神情威严肃穆。

    与卡塞恩的想象不同,布丽奇特·阿比迪斯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年龄相仿,他一直以为对方很可能已经年过四十,毕竟血色大将军这个头衔不像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能够持得住的。

    然而考虑到阿比迪斯的父亲,血色十字军前任领袖老阿比迪斯死去不过数年,那时候他还是一位不到五十岁,身材高大的中年领袖,那他的女儿今年再老也不会老到哪里去,于是也就可以理解她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高位了。

    这时,阿比迪斯往这边瞧了一眼,大概是看到卡塞恩看起来并不如其他进入教堂的血色军人们那么虔诚和认真听讲,显得有些突兀。

    也就在同一时刻,卡塞恩感觉到了那个邪恶的来源,教堂的地下室。

    他避开人群绕过正面大厅来到一面墙后,看到楼梯下的地下室木门,正想要走过去进一步感知里面的事物时,身后一个人叫住了他。

    “你是谁?”

    卡塞恩回过头去,发现阿比迪斯站在楼梯之上,俯视着楼梯中央的自己,脸上的神情是怀疑,是仇恨。

    为什么这位将军会亲自过来阻拦自己进入地下室?

    “无论你是谁,都不可能进去。”阿比迪斯强调道:“否则我会杀了你。”

    她抬起手中的佩剑,但是卡塞恩却察觉到她持剑的胳膊正在颤抖。

    “回去,将军,你还有一群亡灵天灾要杀呢,我不想在这里结束你的一生。”卡塞恩劝道:“你阻止不了我。”

    卡塞恩右手抬起,手中燃起魔火,这火焰将他右臂的衣服都烧焦成落灰。

    “不!”

    阿比迪斯低声吼着持剑冲过来,被卡塞恩左手推开,跌在墙上撞昏了过去。

    里面是什么?他更好奇了。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将军的呼声,教堂里突然安静下来,连宣讲者都不再讲话了。

    “过去看看将军怎么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发出命令。

    卡塞恩听到这句喊声顿时召唤出一道邪火之墙将楼梯封住,然后用右拳打爆了面前的木门走了进去。

    “恶魔!有恶魔!”

    “肯定又是恐惧魔王!冲进去杀了他!救出我们的将军!”

    卡塞恩听到这些狂暴的呼喊,又给火墙添了一把火将他们吓退。

    教堂的地下室是一个古老的地下墓穴,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储备仓库,整个房间散发出木质**的潮湿气味。

    不好,那个邪恶气息的来源想要逃跑了,卡塞恩直接用一套放大版的恶魔猎手之牢建成一个邪能魔阵将整个地下室封住,以他现在对邪能的了解,封住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不算困难。

    卡塞恩在一群血色士兵的嚎叫中深入地下室,突然一个枯瘦的,满脸胡渣的,皮肤黝黑的男人突然横在他的身前。

    “你是谁?”男人问道:“为什么进来杀我?”

    “泽内塔尔。”卡塞恩盯着他道:“你不记得我了?”

    “什么?”

    男人惊讶地问完,还没等卡塞恩回答突然笑起来说:“原来你是伊森利恩嘴里那个‘圣光使者’的走狗,终于,终于你还是找到了我身上……”

    “可惜,恶魔,你为之效死的人实际上是一个虚空猎手,你站错了队……阿克蒙德大人不会饶恕你的背叛。”

    “你好好瞧瞧我是谁,蠢货。”

    卡塞恩褪去人类的伪装,变成血精灵钳住这个男人的脖子,说:“你怎么不逃了?”

    “卡塞恩·日蚀……没想到你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

    泽内塔尔褪去人类伪装恢复成恐惧魔王的样子,他高大的血红身躯在地下室里显得极为拘束,但仍然骇人。

    他笑着说:“今天我栽到了你手上,伊利达雷的新主人,但艾泽拉斯不会因为我的死去而逃脱毁灭的命运,告诉我,那个与我争夺血色十字军控制权的上古之神究竟是什么?”

    “我的妻子。”卡塞恩道。

    “不!父亲!”

    门外突然响起阿比迪斯歇斯底里的呼号,随之而来的是泽内塔尔的狂笑。

    伊利达雷魔影

    伊利达雷魔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