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异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六章 异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浪展开轻功,直接脱离了蚂蚁地狱——这些蚂蚁哪怕死了也会用信息素召唤同类,除非到一个范围内,这个范围可能有数十平方公里范围内所有的蚂蚁统统死光——不过这样的话倒是有可能引出蚁王跟蚁后。

    “以后缺钱了倒是可以这样做一票——蚁王的大颚跟蚁后的繁殖腔以及卵巢可是值钱的东西。”白浪脚尖在地上一点,随后直接掠出十余丈。

    这个地方虽然凶险,但是其实危险的“东西”并不算密集。最多的也就是成群结队的煤斗子,而随着白浪的逐渐深入,煤斗子也开始看不到了。

    现在在荒野上,白浪看见了远方的烟尘。伴随这烟尘的还有轰隆隆的声音,这是蒸汽机的声音,开过来的东西白浪已经看到了——卡车,蒸汽卡车。

    这些玩意比内燃机卡车要大,车头后面一个一人多高的锅炉以及紧凑的燃烧室,煤炭在半个车斗里面,由一条齿轮传动带不断地将煤送入炉膛。另外一半车斗里面则是安装了一门看上去就挺夸张的加特林。

    居然也是用皮带带动转动的加特林,看着明晃晃的帆布弹链,白浪也是喔哟了一句。车头里面没有玻璃窗,不过有车顶,里面两个位子里空无一人,“居然是蒸汽自动机器啊。”白浪倒是看见了在驾驶座这里似乎有穿孔的长条不断地在某个机器里循环。

    “果然硬核得可以!”白浪赞叹了一句,这蒸汽卡车浑身都是宝,全身都可以回收再利用。完整的被打瘫缴获,关闭了打孔机器大脑的蒸汽卡车直接就可以用,算得上是荒野的抢手货。

    这东西没啥弱点可言,它不是生物,喷子对它也没啥用,打烂的机器价格至少打两折。倒是近战应该有用,砸烂打孔大脑这玩意就瘫痪了。白浪比这卡车灵活多了,他随便绕了两圈就晓得这东西对他而言弱得紧。

    别看车门有尖刺,车头有撞角,车斗里还有不断开火自动旋转的加特林,但是这玩意的转向那是真的不太灵活,尤其是这东西的悬挂相当板扎——仅仅只是弹簧而已,板簧都不是。

    哪怕这卡车是三辆一起出现的,对白浪而言依旧不算什么,战斗之中这三辆卡车反而将各自打得一塌糊涂。南斗白虎拳夺人心魄的杀意对机器没用,这是修炼南斗列车炮才有的特权。

    对付这种东西绝对是南斗列车炮占据大优势。

    白虎拳加上金钟罩,就是吃几发子弹都无妨,甚至子弹还会被反弹回去造成跳弹损伤。不过白浪用不着那样,只是几个回合他就揉身跳入了驾驶舱,直接拉断了打孔机器上不断循环的打孔带子,这卡车立刻就停了下来。

    三辆卡车,一辆被其他卡车的子弹打烂,两辆被白浪搞停。“这东西对司机真不友好。”白浪感受着靠背上滚烫的温度——没错靠背后面贴着锅炉,基本上是把司机当小鱼贴饼的贴饼在对待。

    而且一个人还开不了,因为打孔机器停了,所以送料带也停了,必须有人人工铲煤才行。而且这卡车的离合器十分硬扎,白浪随手换档没问题,但是换成普通人就必须上锤子。

    卡车确实值钱,但是是大件,白浪一个人开不回去只能是哀叹着将它们丢在荒野。“说起来对了,过去那些被击毁的蒸汽机器都不见了,难不成这荒野还有拾荒的蒸汽机器?”

    这话的前提也是因为白浪到现在还没看见其他拾荒客,一直都是他一个人。

    卡车的车斗里不仅仅有加特林,有时候还有一些垃圾,白浪在其中就找到了一根不知从何而来的晨星,香瓜大小的锤头上都是圆钝的钉子,实在也是一代凶器,“怎么也有个三四十斤啊,砸东西够了。”

    也就在白浪当垃圾佬的时候,那座“广州城”里面却出现了异变。

    城里的广州知府被刺杀了,那是四个人出手,在重重护卫之下强行击杀了知府大人。知府本人的武力不值得一提,但是他的护卫本事都不小。现在这四位一击得手之后,就在面对不断涌现的“强人”。

    那是蒸汽马桶装甲,看上去像是一个马桶,背后有小型蒸汽机,有手有脚里面应该有个驾驶员。整体圆滚滚的好像挺可爱,但是正在与它们交手的刺杀者那是觉得一点也不可爱。

    不管是掌法还是拳法,打在这些东西的装甲上居然一点不起作用——本来这些武功都是一路碾杀数十里的,但是在这里它们只是拳脚而已。而武功之中带起的火焰与寒冰,甚至落雷对这些装甲效果都不怎么样,倒是实体的武器还能造成一些伤害。

    这些马桶不断地喷出蒸汽,它们的攻击非常凶悍,那些火焰寒冰什么的一击而破,只有肉体上的罡气能够硬抗攻击。惑人心魄的武功更是屁用没有,那些含有“道”的武功,最后也只沦落为硬打硬杀。

    “走!”一个身材高挑的青年男子挥出了一刀,重达百余斤的长刀化为狂雷,直接将眼前的马桶笼罩在其中——但是大部分雷霆的伤害被马桶头顶上那细细的尖角引入到了地下。

    沉重的长刀砍在一台马桶上,破开了表面的装甲,但是要发力斩落的时候,却被这马桶手里的斧qiāng死死地格住。“这个世界全然不同往昔!”四人之中有人说道。

    “这一招雷刀刀法换成其他世界,便是有百个千个这等东西也是一刀了帐,不曾想在这里却连一台马桶都砍不坏!偏偏此世人肉身又无甚特殊。”用刀的青年苦笑一声,“这还是雷刀,若是用那因果之刀才是屁用不顶——这东西便无因果可言!”

    总之,刺杀还算顺利,但是跑路很狼狈。

    随着一声闷哼,四人之中有人身形突然之间扭曲了一下,他慌忙一掌拍在自己心口,然后又一掌拍在屁股,当即口中喷出一口血而后面拉出一个长长的屁——血还没有落地便化为了一只满是眼睛的怪异肉团,随后在古怪的叫声之中成为了一缕青烟消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