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 第1548章 喜庆之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48章 喜庆之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然后在秦鱼措不及防的情况下。

    “阿宿!”

    “哇,阿宿,我好想你啊!”

    然后快步扑了过来,直接抱住了不能动的秦鱼。

    “你有没有想我啊。”

    然后吧嗒一口在秦鱼脸上亲了一口。

    娇娇:“!!!”

    秦鱼:“....”

    其他人:“!!!”

    那百花门女弟子都愣了下。

    云出岫也愣了下,后放下油条,说:“我现在觉得我刚刚可能冤枉人了,每一夜什么的,也不一定是跟女人,还可以跟男人。”

    顿了下,她笑容妩媚,问脸色难看的南宫之筠:“南宫姑娘,你之前做什么来着?伪证啊?”

    还痴情于青丘一人。

    这种痴情,可能是有时限的,还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云出岫暗自腹诽喝了一口豆浆,轻瞥过还搂着秦鱼不放手的漂亮小公子,再看看那边脸色煞白的百花门美丽女子。

    暗道:这狗男人桃花运还不错。

    南宫之筠的表情就复杂了,看了看那小公子,又看了看那美丽女子,略压了精致的眼角,低头喝了一口水。

    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瞎了一次,心里万分复杂,但抬头看到某位白公子被定身后那错愕又不得已的样子。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过于苛求了,即便眼前局面已经...但对方冒险救自己两次不假,即便无关私生活,此人也的确算得上有情有义。

    所以,南宫之筠决定再信任对方一下下。

    但她还没说什么,那小公子仿佛察觉到什么不是察觉到秦鱼被定身了,而是察觉到...有一个女人。

    “于晚秋?额,我...对不起,阿宿,我不该这样,我马上走...”

    百花门的于晚秋眼睛红了,尴尬无奈道:“不,jiǎng gōng子,你不用走,我走,我...”

    这话还没说完,她捂住嘴巴,似身体很不舒服,有一种欲呕的感觉,然后在众人瞩目之下,她垂了眼,转身跑走了。

    众人:“....”

    在这样尴尬得一逼的气氛之中,一个人擦擦嘴,起身离席了。

    南宫之筠。

    她看都没看秦鱼一眼。

    倒是云出岫看了暗秦鱼,那眼神像是在说你个白斩鸡竟还能让女人怀孕!小看你了!

    诶,这气氛简直了。

    众人纷纷找了个不走心的借口跑了,真吃货的也端着早餐跑到定的房间去吃。

    百花门的女弟子们则是群体用看腊鸡的眼神鞭笞了一遍秦鱼,然后才离开。

    而那jiǎng gōng子则是满带愧疚带着仆人上了楼。

    大厅静悄悄。

    这一桌就三个人坐着。

    柜台后面的店老板暗暗瞟了下,心里嘀咕:这特么一下子省了好多伙食材料,可钱都拿到了,甚好!以后这种事可以多来几波。

    多来几波的话,秦鱼觉得自己会原地bào zhà。

    云出岫倒是胃口很好,吃完后,“咦,你们两个怎么不吃?”

    被定身了很久的秦鱼跟解疏泠面无表情看着她。

    “哦,我忘记了。”

    云出岫恍然大悟似的,然后慢条斯理解了术,还端起杯子敬秦鱼。

    “来,恭喜你。”

    秦鱼皮笑肉不笑,“云道友何出此言?”

    云出岫:“喜当爹啊。”

    你个糟老娘们,老子迟早要打残你!

    秦鱼微笑:“没想到云道友比我还开心。“

    云出岫:“于白公子而言,总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儿了,没到那境地就是赚了。”

    解疏泠好奇了,“还能有更糟糕的事儿?”

    云出岫:“有啊,比如那姓蒋的也怀孕了。”

    解疏泠当时就喷了。

    娇娇也呛住了。

    秦鱼:“...”

    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秦鱼带着已经崩坏了的皮囊人设去了后院,很快在院子里见到了坐在那儿十分伤感的于晚秋。

    “于姑娘。”

    “阿宿...我..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给你带来麻烦的。”

    “不,你没给我带来麻烦,是给我带来了一给孩子。”

    “我....”

    于晚秋面色微红,摸了摸肚子,羞涩道:“三个月了,我找不到你,一直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没关系,这是喜事,保胎了吗?”

    “我一直不敢让人知道...也不是很懂。”

    “没关系,我懂,你等我一下。”

    秦鱼起身,去了厨房,没一会,出来了。

    手里端着一碗红彤彤东西。

    “喝了它,保胎用的。”

    于晚秋看了下,表情僵住,“阿宿,这个...不是辣椒油么?”

    秦鱼:“是啊,辣椒油保胎的,孩子要从小抓起,在胎儿时能承受辣椒油的洗礼,长大后才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于晚秋:“...”

    娇娇:这是亲爹啊,怕是要生个红孩儿。

    不,也有可能是哪吒!一出来就脚踏辣椒风火轮。

    秦鱼:“不想喝么?我这孩子他爹是不会害他的,莫慌,来,喝了它。”

    她起身就要给于晚秋灌辣椒油。

    “阿宿,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对我...”

    她要哭了。

    秦鱼却捏着她下巴,“要哭了?行吧,再哭一次给我看看,看看是不是跟之前那会一样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毕竟这是你的专业啊,柳夫人。”

    于晚秋捏住秦鱼的手腕,从原来的清秀无辜转变成清妩娇媚,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阿,白公子,你可真狠心,就这样对待我这样一个娇弱女子?”

    “柳夫人也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娇弱那就是被人打残的时候。”

    “白公子这样恨我,是恨我毁了你在她们面前的好好形象么?”

    “不哦,我是悔恨白捡一孩子的事儿竟然是假的。”

    “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弄个三胞胎都行啊,你喜欢男还是女?”

    柳如是妩媚得很,风情入骨,与秦鱼调侃毫无惧意。

    秦鱼松开她,慢悠悠把辣椒油放在桌子上,坐在她对面,翘了腿。

    “底气这么足,伤都没养好就急匆匆来找我,既不怕我杀你,又不怕我揭穿你,莫非你背后那位大人物也跟在你身边?”

    柳如是笑颜如花,“就不能是我惦念白公子?”

    秦鱼想了下,若有所思:“你跟原来那白宿有一腿?”

    柳如是一愣,后神色微淡,手指把玩着茶杯,慢悠悠说:“大家都是女人,何苦把对方往那俗事上想呢?”

    秦鱼:“周凉想过这俗事么?”

    周凉死很惨的,虽然是被秦鱼干掉的,但拿来怼柳如是,秦鱼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