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诸天谍影 > 第八十三章 夭寿啦!魔头学会剑心通明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三章 夭寿啦!魔头学会剑心通明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炷幽香,一盏清茶,一卷古书,黄昏的余光透过窗子,落在书桌前。

    当静一师太走入,见到这个背影时,顿时有种心宁神合的感觉。

    而单就这个背影所展现的浩然气息,与“圣僧”了空常有接触的她,更是加以判断,此人绝对是大宗师修为,不含半点水分。

    败“狂雷”赫哲,果然不假。

    天纵之才!正道脊梁!

    她眼中透出如释重负之色,更是放下心来。

    天下苍生有救了。

    不过当真正开始谈话,她并不意外地发现,对方谦和淡然的声音中,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无论是痛斥魔门种种残忍无道,还是以北周北齐的国家实力对比相警示,对方都没有应下。

    静一师太继续努力。

    她预料到了这种困难。

    毕竟如果裴矩重名重利,在击败“狂雷”赫哲后,自然能趁着风头正劲时,崛起江湖,甚至建立一方顶尖势力。

    但裴矩没有。

    不仅没有在江湖中发展,朝堂势力也没有。

    要知道裴矩出身顶尖世家,河东裴氏,她之前一路走来,就见到几位教书先生,气度不凡,慈航静斋最重眼力,绝对不会看错,显然是裴氏子弟。

    现在是裴氏巴结着裴矩,裴矩如果要运用家族势力,足以在北齐大肆发展,但他就守着晋阳的一亩三分地,教书育人,才为世人所敬重。

    如此无欲无求,宁静致远,应称为“散人”!

    黄尚幸亏不知道这老尼姑所想,否则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

    你才散人。

    你全家都散人。

    那个原剧情里宁道奇的倒霉称号,爱谁谁去。

    不过黄尚对于静一师太的口才,也是很佩服的。

    这老尼姑真的是巧舌如簧,随便说说就能水上半章,足以去当纵横家了。

    只是纵横家再有本事,究其根本,还是跟骗子一个套路,都是抓住目标的心理弱点,或以利诱,或以威逼,加以说服。

    千变万化,逃不出这两条路,仅仅是操作起来极为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罢了。

    真要看透了,也能岿然不动。

    黄尚则要难一些。

    他要既符合裴矩的淡泊人设,又得答应静一师太,最终出山。

    就看这位慈航静斋斋主,展现出多少诚意了。

    可别全是空头支票啊!

    然后静一师太背过身子,从胸口珍而重之地取过一物,转身双手承上:“请裴山长一观。”

    “这是?”

    黄尚目光落在那本秘籍上,上书四个大字《慈航剑典》,神情恰到好处地一愣。

    其实心中都卧槽了。

    你怎么把这镇派宝典带下山来了?

    《慈航剑典》自从地尼所书后,就一直保存在帝踏峰慈航静斋的藏经塔内,原剧情里宁道奇翻阅《慈航剑典》吐血,也是在那里面吐的。

    注意,还是“未看毕即吐血受伤”。

    江湖中人顿生敬佩,白道第一圣地,谁敢质疑?

    且不说宁道奇这牺牲有多大,至少《慈航剑典》的精妙,是不容置疑的。

    黄尚之前在建康能够施展初悟的不死印法,包子头的“静”功,给予了他十分关键的启发。

    根基都如此,后续更加值得期待。

    但现在静一师太直接拿出来,还一副交托的姿态,令黄尚都觉得接受不了。

    我跑遍天下,北齐、南陈、北周三个国家,和塞外突厥,大的地方都去过了,到现在都没收集齐《天魔策》,你就这么把《慈航剑典》交出来了?

    你特么是不是看不起我的努力?

    “慈航静斋的帝踏峰,是真的出大问题了。”

    “炮王他们五个干得不赖啊!”

    黄尚平复了一下心情,联系前因后果,也大致猜到了原因。

    如果帝踏峰安全,静一师太是不可能把《慈航剑典》带出来的。

    这肯定不光是包子头的功劳。

    包子头还是后辈弟子,不满十岁的孩子,区区一个娃娃,颠覆传承数百年的白道圣地,这种剧本谁都不敢写。

    不过有了轮回者在背后推动,那就很正常了。

    慈航静斋的弟子说白了,那么高高在上,就是光环在身。

    一出山,舔狗顿时汪汪汪扑上去,绕着她们转,再一代代人脉累积。

    舔狗死了,还有舔狗的儿子,舔狗的儿子死了,还有舔狗的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如此一来,自然有了越来越强的影响力。

    一旦将她们华丽的外表剥开,就是一群外貌天赋上佳的女弟子罢了,社会阅历全靠长辈灌输。

    轮回者最擅于对付的,便是这类纯洁的小花朵。

    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一场看似玩闹的后续发展。

    “山长!”

    说来话长,静一师太见黄尚眉头微凝,以这个年代的正常对院长的称呼,双手合十,上身微倾,行了大礼:“请山长以天下苍生为念,出山助我佛门降服魔头石之轩,如若山长真的不愿,也请收下这本《慈航剑典》,为我佛门的延续,留下一份火种。”

    黄尚看着静一师太,面上流露出十六分动容之色,伸出双手,虚虚一托:“万万当不起前辈此礼!”

    他心里虽然很平静,但也开始理解,原剧情里那些精明霸道的一方势力之主,为什么都受不了师妃暄的恳求了。

    因为对方不仅是相貌和言语动人,还有一种无形的感染力。

    仙染色体的感染力!

    那是一种极为微妙的感应,黄尚的心湖甚至都没有反应,若非他对于《慈航剑典》有过了解,又是大宗师修为,人设更是截然不同,保证都不会察觉到,只会认为自己是被对方打动,责任感大起。

    “仙胎!仙胎!”

    这一刻,黄尚对于“仙”字和超凡之路的真谛,有了直观的感受。

    面对仙女提出的要求,凡人能够拒绝吗?

    由此可见,超凡之路真正追求的,不是战斗力的强大,而是生命本质的改变。

    如果到那个地步,只是追求力量大,速度快,更耐操,那就落了下层。

    不是说不对,如果力量真的大到一拳打碎星辰,那其他也不需要了,但谁都知道,那不可能一步实现。

    所以生命本质的改变,提升的领域反倒更偏向于虚幻。

    比如对天地精元的控制,不是那么直观,但确实又对战斗力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比如此时的精神感染。

    当然,静一师太距离那个层次还远,她仅仅是心有灵犀的层次,上面还有剑心通明和死关,才能真正超凡脱俗,只是她确实诚恳,无形中有了几分加成。

    也许在旁人看来,天下苍生就跟自挂东南枝似的,一个个挂在慈航静斋仙子们的嘴边,是这些贼秃贼尼虚伪。

    但黄尚发现,她们还真不是。

    虚伪是心中一套,嘴上一套,对于大宗师来说,一眼就能识破。

    但静一师太口中这么说,心里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天下苍生需要她们!

    这就是三观不同了。

    甭管天下苍生串一串后,挂在她们的嘴边难不难受,对方这么恳切,黄尚也就伸手接上这令宁道奇吐血三升的宝典。

    拉了下,没拉动。

    静一师太实在舍不得。

    正如魔门两派六道,奉上各自保管的《天魔策》,与臣服无异,这类神功秘典,是一个门派的真正核心。

    自从慈航静斋成立后,从未交予过他人手中,现在居然要由她交出去,实在是……

    但这时,黄尚手松开,往回缩去。

    静一师太大惊,赶忙一伸,几乎是硬生生地将慈航静斋的传承塞进了对方手中。

    你不要?

    那我一定得给!

    见黄尚终究收下了《慈航剑典》,静一师太安心了,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多谢山主大仁大义,贫尼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黄尚轻轻叹了口气:“师太请说。”

    静一师太道:“魔头卑劣,趁我静斋弟子年幼,心志不坚,趁虚而入,未免静斋道统有失,贫尼欲将‘无念隐庵’避于晋阳书院内,望山主慈悲相助。”

    黄尚迎着静一师太期盼恳切的眼神,再看着手中的《慈航剑典》,颔首道:“正道当连枝同气,我义不容辞!”

    静一师太行礼:“阿弥陀佛!多谢山主!”

    现在灭佛正在红红火火地展开,谁也不知道后面佛门会不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弟子全部散去,秘籍都被毁去。

    这个时候将《慈航剑典》交托给裴矩,既能保存住佛门最后的火种,又营造出一种同仇敌忾。

    何况还有“无念隐庵”的设立。

    这个分支一旦成立,隐蔽性不说,裴矩和晋阳书院就是上了佛门的大船了,毕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裴矩的教书能力,又手持《慈航剑典》,更是能让无念隐庵飞速发展起来,不会耽误下一代拯救天下苍生……

    将来如果主脉稳定了,静一师太再将秘籍和弟子要回去,以裴矩的名声地位,难道还能霸着,不给她吗?

    对于慈航静斋的操作,黄尚都有些服气。

    敢情我帮你保管秘籍,我再帮你教徒弟,等魔门败了,你再统统收回去?

    就因为大家同为白道。

    这个道德bǎng jià,借鸡生蛋,狡兔三窟,用得炉火纯青,真是个小……老机灵鬼!

    “机关算尽太聪明!”

    目送静一师太欣然离去的背影,黄尚微微摇头,轻轻拍了拍手中的秘籍。

    得来全不费工夫!

    四大奇书,已得其二!

    而相比起年代久远,许多精髓已经过时的《长生诀》,《慈航剑典》无疑更适合这个时代。

    这由静斋之主亲手奉上的神功,是对他作用最大,堪称目前最佳的机缘。

    收敛杂念,宁心定气,他缓缓翻开《慈航剑典》。

    ……

    ……

    晋阳书院。

    静一师太已经住了十日。

    裴矩是大宗师修为,又肯出山相助,她反倒不急着赶回长安了。

    距离约定的决战之日还有一段时间,如果魔头敢提前出手,那不用了无师兄屈尊纡贵,佛门上下自当众志成城,与其一决高下!

    而现在静一师太要做的,是将“无念隐庵”的事情彻底办妥。

    这一日,她收到飞鸽传书,立刻往晋阳南门而去。

    在那里,她接到了一辆马车,上车后就见一大一小两个女子端坐,皆是面纱遮面,却也掩不住国色天香,却无武功在身。

    两女立刻行礼,年长的一位介绍道:“斋主,这孩子叫尚明月,是我三年前新收的传人。”

    静一师太看着这粉雕玉琢,小小年纪已是玉箫随身,极有艺术气息,尤其是那纯净的双眸,透出对天下苍生的淡淡悲悯,露出喜爱之色:“好!好孩子!”

    这两女,才是慈航静斋真正的隐脉,建立于第一次灭佛时期。

    百年前,魏太武帝灭佛,也就是历史上三武灭佛的第一次,如今北周武帝宇文邕是第二次,后面唐武宗灭佛则是唐朝时期了。

    而魏太武帝灭佛,也给予那时入中土传道,大肆发展的佛门敲响了警钟,静念禅院便在外设立了隐脉。

    这跟花间派的护道尊者性质是一样的,万一门派主脉有个三长两短,她们就能把道统传下去,如果主脉无事,哪怕隐脉出现意外,还可以再培养。

    不过现在主脉出事,单靠隐脉的两个人,已经不够了,必须要设立分支,才能安然度过大劫。

    原本只是萌芽的念头,在看到晋阳书院孩子们充实的精气神后,静一师太下了决心,然后当机立断,招来了隐脉。

    裴矩教授的是儒家之道,就算他传授《慈航剑典》上的武学,孩子之间相互也有影响,为了避免静斋的未来,被儒道所学污染,她需要一个好苗子掌舵,保证“无念隐庵”的正确性。

    带着两女进了晋阳书院,一路之上,静一师太介绍着:“孩子,这里就是你接下来学艺的地方了。”

    那语气,就好像这里已经是佛门的地盘。

    而看着一个个年龄相当的孩子,尚明月自然露出欢喜之色,年长的隐脉弟子则摸了摸她的头,却有些不舍。

    但当三女来到书院后舍,准备再度拜访裴矩时,一股陌生而后熟悉的气息徐徐笼罩,静一师太猛然停步,浑身一颤,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剑心通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