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帝君之再次崛起 > 第173章 肥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3章 肥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发老头冷哼道。,还未及开口,已被幕容天星的**劈掌逼得险象环生,连退七步。

    幕容地星乘势而上,七指,三时,十九腿,狂风暴雨般溜泻向白发老头全身上下的要害之处,影风错横中,他冷淡的道:“臭老头,明年的今天是人的忌日……”

    白发老头阴沉着脸,不再说话,金狐短qiāng上下翻飞,四面纵横,在招式的间隙里左掌伸缩,协同拒敌,形态十分吃力。

    幕容剑心平静的凝视着场中战况的进行,向身后微微招呼,于是,那并立一处的四名无须老者——幕容世家的四君子,已齐齐躬身受命,同时撩袍拔出四柄一式一样的兵器——重逾五十余斤的尖锤,银色灿然。

    这时——风无语一口真气贯注双臂,有如骤雨狂落,剑势急速得无可言谕的连连刺劈扎戮,似漫天波涛,滚滚不绝。

    幕容剑飞长发飞舞,目睁如炬,七彩斑斓的软剑奋起抗拒,似流水长连,彤云集聚。

    就在一连串的剑刃撞击声中,仿佛来自天深地幽,四柄银色沉重的尖锤,带着凛烈的呼啸声,朝着一个焦点——胡一天的身上汇集砸到。

    “好歹毒。”

    剑飞脚尖旋地,闪晃了仅差一丝的空隙里,飘香剑猛翻而起,同时荡开四柄尖锤,手腕一缩一翘,又及时截住了如毒蛇般跟随啮向他背后的七彩剑。

    就凭这一招,幕容剑心已大大的吃惊,他估计眼前这强悍的对手,可以脱出自己属于四君子的突击,但是,他却想不到对方身手竟是如此凌厉快捷,更能在相等的时间里展开fǎn gōng。

    缓缓移出一步,幕容剑心冷漠的启口道:“小子,在下抱歉以此种方式报复,但是,舍此之外却别无他途。”

    胡一天疾雷电闪般猛劈四星君二十六剑,反手九掌拍向幕容剑飞,倏转三圈,朝幕容剑心微微一笑:“风某并不介意……”

    幕容剑心凡目光落在已是一堆余烬的木屋残骸上,略一沉吟,道:“小子,或者,在下亦一并将得罪了。”

    “呱”的一声暴响,在幕容剑心的语尾之后,四君子之首——天君子幕容攀飞的衣衫已被风无语的剑锋削落尺许一片。

    一个耸升,又十次反回,剑光漫天遍地,弥弥荡荡,胡一天以急快明利的手法同时逼退了眼前五人六步,淡淡的答道:“欢迎”

    幕容剑心子却微微犹豫了,自己是名门世家,正派之一,怎么会以六人之一杀一个人呢?但他们闯世家再先,所以自己还是要出手。

    当他正准备出手时,远处传来一道尖锐声,一直到天边。他脸上一喜,但随后恢复平静。他冷静看着场中的决战。

    风无语在四柄银色尖锤的同时交织下掠身而过,反手十一剑再与幕容剑飞紧随的剑势倏接又分,他的飘香剑一抖一颤,洒出奇异的千万寒光莹芒,锐风纵横中,他向幕容剑心轻松的一笑道:“幕容剑心,阁下试猜,来人是友是敌?”

    “敌”字出口,他又险极的自一片七彩芒下穿过,硬生生地劈开分自四个方向击来的沉重尖锤。

    幕容剑心深深的吸入一口气,平淡的道:“在下想,可能不是你的同党。”

    一阵豪迈的大笑出自胡一天口中,他凌厉的旋身环侧,倏出十六剑七腿,长身跃起中,雍容不迫的叫道:“幕容剑心,来人亦是在下的仇人之一。”

    幕容天星与幕容地星夹击得有些招架无方的白发老头,这时手中金狐qiāng狂暴的卷袖曲袖拂扫,口中哇哇大叫道:“家主,别再缠斗了,他奶奶豁了出去了,这鸡毛子怪笑的王八蛋俺化成灰也忘不掉,他是老头的老对头‘关外郎中’陈能达。”而且也是杀害庄主和夫人的凶手之一。

    幕容天星与幕容地星夹击得有些招架无方的白发老头,这时手中金狐qiāng狂暴的卷袖曲袖拂扫,口中哇哇大叫道:“家主,别再缠斗了,他奶奶豁了出去了,这鸡毛子怪笑的王八蛋俺化成灰也忘不掉,他是老头的老对头‘关外郎中’陈能达。”而且也是杀害庄主和夫人的凶手之一。

    口中讲着话,幕容地星使了一记险招掠身而进,双手十指疾扣白发老头两肋经脉,幕容天星亦打铁趁热,瞬息急出七掌分劈白发老头后颈背脊。

    万不得已,白发老头肥胖的身躯就此让出,金狐qiāng贴着尘土横卷而去,大掌紧接探出一团劲风,罩向正斜跃起的幕容天星。

    那边——那位堂主却沉如山岳,双掌翻飞,招招威猛狠辣,恢宏无比,毫不慌乱的与幕容世家的三大高手周旋着,不错,幕容世家的这三位高手系功力精湛之辈,尤其有飞剑的幕容决心更是膂力雄浑,外家功夫强极一时,但是,大名鼎鼎的幕容三大高手,却在倾尽力量之下,堪堪与他们的敌人扯成个平手,而且,用不着任何隐瞒,他们三人心中都自有数,这眼前的平手,只怕尚难得维持多久。

    于是,就在双方人一面激斗,一面猜疑来人之际,树梢子一阵“哗啦啦”暴响,一条红衣人影,已似一朵红云般自天而降。

    白发老头来不及揩去满头大汗,第一个破口大骂:“陈能达,你他妈真是小人,专门乘人之危,落井下石。”

    幕容地星双掌横劈大罗汉头项,狰恶的大笑道:“臭老头,你省省力气吧。”

    白发老头一面大骂,一面气喘吁吁的又与两位护法打做一团,自树梢飞落的那人,冷冷的站在一棵古松之下,满身红衣随风飘舞,在暗淡的余烬残光下,可以隐约看出那是一个肤色苍白,却毫无表情的六旬老者。

    这穿着红衣的老者,有一双精光闪烁,宛如宝石般的尖厉眸子,挺直的鼻梁下,一张嘴唇紧闭着,头发乌黑,挽了一个高髻,使人第一眼看到他,便会无形中追溯到这老者年轻时的模样,是的,在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曾经是个俊逸的人物。

    此刻,他仿佛一尊雕像般挺立不动,目光却棱棱有威的向四周打量着,态度在冷沉中,有着一股无可言喻的狂傲。

    幕容剑心默默的打量着这红衣老人,心中在迅速的盘算着一件事情,于是,他缓缓的向那老人立足之处行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