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 第1370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十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70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十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1370章 困陷之于诡道 (四十二)

    "问题就是,他能站起来,完全是依靠肌肉的力量。"见艾尔伯特仍然一脸茫然,菲莱欧斯继续解释道:"他手脚内的骨头仍然处于原本那个断裂的状态,全是一截截、互不相连的。他的腿由三百截腿骨组成,而且基本都是软骨,如同橡胶一样有弹性,可做一定程度的伸缩。但这些骨头根本起不到支撑身体的作用,穆特要站起来,得靠他脚上比常人强健数十倍的肌肉和韧带。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菲莱欧斯拎起猫人少年的一条手臂:"别看这小手臂瘦骨伶仃的,这其中的肌肉量或许比你的手臂还多。这孩子的手臂最初只有我三根手指头合起来那样粗,他能练到现在这个样子,花了比常人多几百倍的努力,你又知道吗?"

    虽然没有实际体验,但艾尔伯特确实从他的朋友贝迪维尔那里听说过。兽人的肌肉结构本来就很致密,要多练出那么一丁点肌肉,其实是很困难的事。而相对地,一名兽人的瘦子在肌肉力量上也可能轻易地胜过一名人类的肌肉猛汉。凡事不能光看表面,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菲莱欧斯继续温柔地拿捏着穆特的手臂:"这孩子的手臂里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肌肉和韧带,也就是说------"

    "他受肌肉松弛剂的影响也比常人大得多。"艾尔伯特总算是听懂了。

    豹人会意地点了点头。

    此时,医生已经为穆特那软化的手臂包扎完毕。穆特那条软化得和章鱼触手差不多的手臂,在特殊的绷带影响之下,已经变回正常的样子了。尽管它还在轻微抽搐,其上的青筋透过猫人少年那些小猫的绒毛,隐约可见。

    "正常人的话,中了肌肉松弛剂的毒以后马上注射解药,很快就没事了。但穆特这特殊的身体结构,一旦中了肌肉松弛剂的毒,可就麻烦了。所谓的〔解药〕不过是暂时舒缓了中毒现象而已,实际上并能一劳永逸地解除肌肉松弛剂的毒。"

    艾尔伯特一皱眉:"就没有更强力的解药喵?"

    豹人和医生均没有回答。那种东西显然不存在。加纳队使用的本来就是十分猛烈的毒药。而它正如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损人害物的东西一样,往往是无解的。

    "呜"穆特还在低声"shen yin"。接受过治疗以后,猫人少年的情况已经渐趋稳定了。但老虎仍能从猫儿那张不平静的睡脸上看得出穆特的痛苦。

    "不要好疼别碰我"猫人少年眼袋泪光不断梦呓,似乎在做着非常可怕的噩梦。

    "我很抱歉,艾尔伯特先生。"菲莱欧斯冲老虎耸了耸肩,"穆特本应担当你的私人助理,为你的生活带来方便。但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并不能维持他该完成的工作。我们必须把他送回家,让这孩子静养一个晚上,一切等明天再------"

    "如果你说的[家],指的是他在贫民窟里那间破屋子的话,"艾尔伯特打断道:"那间屋子已经被烧成灰烬了哦。"

    豹人全身打了个激灵:"什么?"

    "是真的。"艾尔伯特见对方的反应很奇怪,便继续试探性地说道:"怎喵了,穆特没有向你们报告这件事喵?你们应该知道我和穆特在开罗的地下斗技场电梯间里受到过狙击吧?"

    "那事的报告倒是听过。"菲莱欧斯托着腮陷入了沉思:"但穆特自家也受到袭击的事真是太奇怪了。他没有回去的理由,除非敌人在暗中监视你们,否则他们也不可能找到那种地方去。"

    "我可感觉不到被跟踪过。"艾尔伯特可是魔兽猎人,是跟踪与反跟踪的专家,要是被跟踪了,至少应该会有所察觉的。

    也就是说,那群袭击者从一开始就埋伏在穆特的家里,打算袭击穆特和艾尔伯特。

    等等。有什么不对。没有人能确信老虎一定会陪猫人少年到那个贫民窟的屋子里,取穆特的换洗衣服。穆特需要回去取他最珍重的小熊布偶,所以是必然要回家一次的;但艾尔伯特很有可能和猫人少年分道扬镳,直接回旅馆。

    如果艾尔伯特没有跟穆特一起去贫民窟,那些埋伏在贫民窟的贼人们暗杀艾尔伯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又或者说,埋伏在贫民窟里的暗杀者们,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艾尔伯特?

    虎人青年到抽了一口凉气,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

    "我不明白。"菲莱欧斯恐怕也想明白了艾尔伯特刚想明白的事情,不禁疑惑地皱眉:"但是不可能啊?穆特虽然是球队里很重要的一员,但他还不至于重要到被人暗杀的地步。在这以前的赛季里他一直都平安无事,最多受点欺负而已,为什么在这个赛季突然就成为暗杀目标了?"

    "我不知道。"艾尔伯特搔了搔头:"我只知道,这孩子需要更多的保护。"

    穆特这种"橡皮人"对打击和冲击有绝佳的抗性,非常适合应付以身体冲撞为主的美式足球赛事。但猫人少年的能力在实战中可谓毫无用处,随便一把锋利的刀刃,就能把穆特切得粉碎。加上他从未接受过战斗训练,穆特的战斗力基本为零,被人袭击时连自保都办不到。没有适当保护的话,穆特又如何渡过这个赛季里即将来临的腥风血雨?

    "我明白了。"菲莱欧斯叹了一口气:"等我们的沙船一回到开罗,我们就把穆特送到警备最严密的医疗设施中严加保护。绝对不会再让这孩子遇到任何危险了。"

    老虎顿了一顿,转眼看着熟睡之中的猫人少年。

    "不需要。他还是和我待在一起比较安全。"

    "可是,艾尔伯特先生,穆特他今天需要绝对的静养,他不能帮你打点生活"

    "谁说过我需要这小鬼的照顾了?我来照顾他倒还差不多。"

    "可是,艾尔伯特先生,你可是我们最重要的客人!怎么可以劳烦你------"

    "我说可以就可以。"老虎急着打断道。

    "至少在今天,让我照看着他吧。若不是我多管闲事硬要帮他拆绷带,他也不会遭这种罪。让他静养一天就行了,对吧?也就是带他回旅馆,让他好好睡一觉而已,能有多大的事儿?明天一早起来,所有东西都会恢复正常的。我还期待着他给我做早餐呢。"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菲莱欧斯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然而艾尔伯特并非专业的医务人员,老虎根本不懂得如何去照料一名全身瘫痪的患者。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可以。这孩子就交给你了。"就在此时,斯芬克斯老爹走了进来:"从今以后,他的性命是属于你的,人生也是属于你的。不管是把他丢在这里任其自生自灭,还是把他差使到死为止,都是你的自由。你帮我赢得了两场重要的赛事,我把这孩子赏赐给你也不为过。"

    艾尔伯特张大嘴巴,愣定了数十秒。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开始抗议道:"穆特可不是你的奴隶,斯芬克斯老爹!"

    然而,穆特真的不是斯芬克斯老爹的奴隶吗?

    自从这只小猫被狮人老爹救了一命以后,他就对斯芬克斯死心塌地,甚至愿意为老爹而死。他不要报酬,不要优越的生活环境,宁愿窝在那种破烂的平房里过着最简陋的生活,默默地为斯芬克斯老爹风险一切。穆特或许已经再不是物质或者法律意义上的奴隶了,但他绝对还是一名奴隶,属于斯芬克斯老爹的精神奴隶。

    "呼呼呼,你想怎样理解我的话,悉听尊便。"狮人老爹神秘地一笑,他那雄伟蓬松,偶尔夹杂着白头发的狮鬃毛随着狮人老爹的笑而轻微抖动着,显出格外的威严。

    "但我该说的已经说了。这孩子醒来以后,你可以原封不动地把我的话转达给他听。如此一来,你就会成为他的真正主人,即使要他为你去死,他也不会拒绝吧。"老爹转身准备离开,正如他来的时候那样神出鬼没:"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把我的话告诉他,不宣布你对他的拥有权。如此一来,他将仍旧是[自由]之身。

    到底是扭曲他的意志,把他变成最顺从听话的工具?还是听之任之,让他活的自由?请自行选择吧。"

    老爹已经打开了医务室的门,半个身子踏出了门口。他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补充道:"话说回来,其实我们任一个人,都可曾真正拥有过自由?"

    他丢下这样一句发人深省的话,就扬长而去了。

    不仅仅是艾尔伯特呈现出一脸的茫然,就连菲莱欧斯的脸色也变得极度的苍白。

    "老实说句,有时我挺害怕斯芬克斯老爹的。"菲莱欧斯用几乎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音量嘀咕道:"要是老爹他某一天心血来潮,像现在这样把我也[转赠]给别人了,我又该怎么办才好?不能继续侍奉斯芬克斯老爹的人生,我简直无法想象。"

    他,其实也是一名奴隶。</br>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