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囚徒(为灵狐家族和Clever加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囚徒(为灵狐家族和Clever加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邱云清是东极阁的长老,和赵然打交道比较少,闻言很不高兴:“你们都说赵致然如何如何,依我看也不过如此,没有一点大局意识,拎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不知道变通吗?时移事易,顾可学师徒被定监押终身,这是形势使然,他怎么就不明白呢?再说顾可学师徒是好人吗?他们这是罪有应得!照我看,干脆不要管他,他不是非要救人吗,这次偏不给他通融,我东极阁就不放人,让他碰个头破血流,他才知道世事不能由心的道理!”

    卓云峰叹了口气,道:“他还年轻,有些东西看不透,承诺归承诺,办不到的也不能太过勉强。你把他叫进来,我给他开解开解……”

    东方礼道:“他非要去探监,恐怕此刻劝了也没用,我给他开了张条,他已经过去了。卓长老,是我前期忽视了和他的沟通,低估了他对有些事情的……坚持……”

    邱云清哼了一声,道:“什么坚持?是固执,是自以为是!”

    这边谈论赵然的时候,他正在赶往总观的重犯囚牢,这座囚牢受东极阁和三清阁共同打理,位于洞天西北小孤山和排云岭中间谷地夹道,故称孤云夹道。

    到了夹道入口的门房处,两名黄冠修士上前询问,赵然将东方礼开出来的条子递过去,这两位进屋核对了笔迹和预留印鉴,开出一份文书,其中一个带着他进了夹道。

    沿着一条小路往里,又来到一座石亭处。石亭中是两个金丹修士,接过黄冠递上的文书,吩咐赵然将身上的法器、符箓、丹药等等全部装进自己的储物扳指中,再将扳指装进亭柱上挂着的一个石匣里,将石匣合上,钥匙取出,交给赵然。

    赵然上交扳指的时候,将里面存放的糕点、烤肉、酒水取了出来,装进金丹修士递过来的纸袋子里。其中一个金丹修士提醒他:“凡有灵力的物事都不允许带入。”

    赵然没有心存侥幸,又将其中屠夫、沈财主炼制的火腿、鸡腿,以及大君山特产五花香芸酒重新放回扳指,提着一袋普通食物和酒水,跟着金丹修士从石亭的另一个方向下了台阶。下台阶的时候,赵然感受到身上似乎被什么法器扫过全身,气海中灵力掀起一阵轻微的波澜。

    下了石亭,两个金丹修士各站一边,同时掐诀?罡,眼前顿时变了模样,夹道的样子终于呈现在赵然眼前。

    正中是一片约十丈宽的谷地,向内延伸出百丈长,左右是两座光秃秃的石山,都不高,也就七八丈上下,想来便是小孤山和排云岭了。

    光秃秃的两侧石山上,分别开着大大小小的石洞,每个石洞都有铁栅栏封住出口,组成栅栏的铁条都有拇指粗细。

    然而,这些都不是困住人犯的关健手段,对于修士而言,这些铁条不值一提,真正困住他们的,是绝炁消灵阵。这是一种消除灵气的法阵,原理出自聚灵符上的符文结构,只不过是反向运行,将灵力驱散出去,形成修士修行的绝地。

    这世上很少有这样的绝地,灵力再稀薄的地方,比如应天府最繁华的闹市,也拥有灵力,而此地却一丝也没有,令刚入夹道的赵然感到很不适应。在这样的环境下,修士们不仅无法修行,连施展法术都要大打折扣。

    东极阁和三清阁的办法很简单,修士被押入囚室之前,先经过外面的石亭,石亭中设有法阵,可以消磨修士气海中的法力,修为越高,法阵的压力越大,短则一两刻,长也不过小半个时辰,修士气海中的法力便告枯竭。之后再押入夹道,便等若贴上了一张长期有效的禁制符,再强悍的修士,进了夹道也就是个俗人,顶多是个和武林高手相似的俗人。

    也正因为如此,有少数没有修行、但却牵扯重案的俗世中人,才能被拘押于此而不死。

    赵然迈步进来,左右打量着这些山壁上的石窟,有些关押囚犯,有些则空空如也。

    走了没几步,便在右手边第一层的某个小石窟中看见了一个熟人,虽然此人胡子眉须都已经很长,几乎遮住了半个脸,显然很少修刮,但赵然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景致摩!

    赵然停住了脚步,定定看着这个曾经给自己带来巨大困扰、险些将自己十方丛林生涯毁去的大敌,看着他此刻正捧着一盘糙米饭,用舌头往嘴里一口一口卷进去。

    景致摩感受到了外面人的目光,抬起头来,目光呆滞了片刻,盘子从他手掌中滑落,溅得地上全是.....;.然后猛的扑到了铁栅栏上,直勾勾瞪着赵然。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一句话也没说。

    良久,赵然转身,继续向里行去,背后传来一阵铁门摇晃的响动。

    再向里行了十多丈远,他看见了顾可学师徒。五个人,五间石窟,就在左上方山壁的第二层。

    师徒五人,十双眼睛,就如刚才的景致摩一般,扒住铁栅栏,直勾勾的俯视赵然,目光中的寒意,令赵然忽觉脖子上一凉。

    他深吸了口气,沿着山壁上尺许宽的木栈道上了第二层,来到顾可学的石窟囚室前,怔怔望着眼前的老头,然后深深弯下腰去,抱拳躬身。

    躬身的一瞬间,赵然似乎感受到顾可学紧握着栅栏的手指,稍稍松了一些。

    赵然又走向他身旁的四间石窟,挨个向里面抱拳躬身。

    行礼完毕,赵然回到顾可学身边,缓缓道:“今天过来看你们,向你们赔罪。并非你们罪不当此,按你们的罪行,斩首、凌迟都是足够的。监押终身,已经轻判了。但我依然要赔罪,因为我没有完成自己的承诺。”

    顾老头听了这句话,屁股向下一落,重重的坐了下去。

    赵然看见了他身边满盘子的糙米饭,完好的搁在地上,一动没动,于是将纸袋子打开,取出一个油纸包递了进去。

    “省着些吃,这是秦淮河边买的......还有一壶酒......放心,他们几个也有。”

    ps:今天是道友clever的三十岁生日,道友已经而立,特祝快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