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要不重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要不重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顾可学缓缓伸手接过这包糕点,放在了盘子边,又将那瓶酒壶的壶盖打开,往嘴里灌了一口,长出了一口气,怔了怔问道:“为何不是毒酒?”

    “你希望是毒酒?”

    “难道不应该么?这样的日子,死了比活着好。”

    “贫道做了一次错误的承诺,不敢再对你许愿了,但我希望你能振作精神活下去,始终保有一份希望。”

    “什么希望?还有希望?”

    赵然没回答,起身来到旁边的四间石窟,将点心和酒壶都挨个递了进去。

    递给老大时,老大说了两个字:“方丈......”

    老二接过油纸包时,问:“这是糯香酥米糕?我做得比这个好吃......但还是好香。”

    老三没说话,直接打开油纸包就往嘴里塞。

    老四问了一个问题:“夏季赛的第一期修行球彩票,开始发卖了么?”

    赵然再次向他们重复:“好好活下去。”

    起身要走,却被顾可学喊住:“赵方丈!”

    赵然转过身来,顾可学道:“有件事情一直没有说,不说是因为生怕罪加一等......如今已是这般模样,也无所谓了。多谢赵方丈还能想着探望我师徒......赵方丈回了应天,需要留意上三宫,他们一直想行刺方丈。”

    “行刺?”

    “不错。朝天宫有个叫朱隆禧的供奉,和我联系了多次,一直在催促我们师徒行刺方丈。”

    赵然有些诧异:“你们为何不出手?”

    顾可学苦笑着摇头:“方丈是天佑之人,我师徒其实已经设伏多次了,却始终没有机会。”于是将几次设伏的经过倒豆子一般说了个清清楚楚。

    赵然听得有些发呆,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经历过了那么多暗杀,简直令人不可思议。再对照顾可学供述的时间和地点,他也才恍然大悟,自己当日那么多次施展优选dà fǎ,背后竟然有这么多故事。

    顾可学继续道:“以前常听人谈及气运二字,以为不过是虚闻传言,今日算是碰到真人了,在方丈这样的大气运面前,我师徒便如萤火之光,再不敢生相比之心。但常言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老朽多嘴提醒方丈一句,还是要小心上三宫的好。我们师徒虽然进了孤云夹道,但上三宫有的是人手,他们必定还会出手的。”

    赵然第一反应就是前几天莫名其妙的连续开启优选dà fǎ,莫非就是因为上三宫的人准备暗杀自己的缘故?

    想到这里,赵然再次抱拳:“多谢老前辈提醒。”

    赵然的到来,引发了整个孤云夹道所有囚犯的目光,他走在返回的道路上,被这一双双目光注视着,心下也不由生出几分戚戚然。若是一辈子被关在这么一间囚室中过上一辈子,当真不如死了的好。

    探视完毕,赵然领回自己的储物扳指,重新回到灵力充沛的洞天之中,以灵力金丹运行一遍,将孤云夹道中的那股沉郁之气洗掉,思索片刻,重新来到宝经阁。

    陈天师正在玉虚殿中,却没有在正殿,而是在大殿东北的丹房整理自己的物件,他在宝经阁担任坐堂天师近三十年,有很多私人物品都留在了这里。

    赵然打量着这件不大的丹房,正中那座半人多高的大丹炉已经封闭了下方的火门,四周架子上已经空了一大半,应该是被陈天师收进了储物法器。

    他面前堆着厚厚的几沓信件,正在一封一封查验,看看哪些是自己可以带走的,哪些是需要移交郭弘经封存的。

    此外,靠在墙边上,还有一堆书籍,这也是陈天师的私藏。

    将眼前的一沓信件整理完,陈天师腾出手来,向赵然一笑:“如今我已经不是坐堂真师了,只是个没用的老头子,致然居然还来看我,当真难得,老夫深为感动。”

    赵然道:“陈天师说笑了,就算不在宝经阁坐堂,您依旧是道门一言九鼎的大人物,怎么能说是没用的老头子呢?再说,小道我还是玄坛宫方丈,仍旧归属三茅馆辖制呢。小道我的前途,不是依然在天师手心里捏着么?如何敢不过来探望?”

    取笑了两句,陈天师问:“致然是想打听真师堂议事中的详情?我听说许云傲、武阳钟他们匆匆下山了,还没来得及跟赵然说?”

    赵然叹了口气:“我是万万没想到,陈天师居然肯拿自己坐堂真师的位子来保皇帝和上三宫。”

    陈天师笑了笑:“坐堂真师而已,很重要么?”

    “当然重要,这可是能够决定道门和天下大势的位置,一举一动掌握着多少人的生死和前途,如果不重要,许真人和武天师他们会答应您的提议?”

    “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都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的。这个位置于我而言,固然重要,但我很清楚,坐在这个位置上,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清楚的话,就会迷失自我,大道无望。重振天子威德,为道门开辟第二条可行之路,这是我为之努力了近三十年的大事,我在真师堂的位子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去年真师堂同意了两条腿同时走路,我的心愿便完成了大半,今日同意了皇帝可以修行,这就已经几乎达成了我所有目标,你说我留还是不留,又有什么区别?”

    不论是否赞同,赵然还是很为陈天师的作派而折服的。

    陈天师又道:“唯一遗憾的,是不能在剩下的几年里,用真师堂的权力为这条路保驾护航,如果再过几年,眼睁睁看见了我道门第一个用威德莲花飞升的修士,看到我老师以此威德修复伤势、抵消因果,那才是真正安心了。不过也无妨,不在其位,仍可敲敲边鼓,为此摇旗呐喊。”

    赵然道:“陈天师,小道一直惴惴不安,天子威德一成,当真不会将我道门先辈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夺走吗?”

    陈天师笑道:“只要真师堂在,只要我们谨防佛门,大明的天下就变不了。何况我也有所准备。我原本打算,威德莲花功成之日,便在真师堂提议,限制宗室子弟修行。”

    赵然立刻追问:“天师的提议是什么?怎么限制?”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