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六十章 十万惊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一百六十章 十万惊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忽的,许易神情凄凉地朝门外行去,宣副教长心头的怒火,如爆发的火山狂喷,眼中的杀气迸射,便在这时,黑衣督导一个晃身,到了宣副教长近前,阻住她的攻击方向,朗声道,“出了这等谣言,院方必定重惩,今日的课到此结束,都退散。”

    黑衣督导虽未相劝,但这番话语,却总算将宣副教长从崩溃、爆发的边缘拉了过来。

    宣副教长几乎颤抖着身子,蹿出门去了。

    宣副教长方去,黑衣督导才行到门边,巨大的呼喝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好似引爆了一枚定时炸弹。

    “太牛了,太爆炸了,我宣布从今日起,那个谁就是我敬仰的目标了!”

    “大爆炸啊,宣副教长和一个学员,无法形容,无法形容啊……”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宣副教长何等仙姿,就是性情那啥,要找也得找我这种啊,我是这般玉树临风,潇洒不凡,她,她竟看上了那家伙,这,这到底是什么眼光。”

    “好句,真他娘的好句,昨夜星辰昨夜风,这他娘的是怎么就能有如此才思了。”

    “必定是真的,许霉霉十天没上课,原来因为不从宣副教长的淫威,才被折腾啊,我说他怎么这么倒霉了,原来是宁死不辱真男儿啊,只是宣副教长这等美色,那曲线,那饱满,那浑圆,许霉霉是真瞎啊!”

    “………………”

    满场呼喝不绝,各种意见狂飙,狗血兽血一并沸腾。

    “我,我他马不活了,舍长不是人啊,好白菜都他马眼瞎啊……”

    蒋飞哭着唱着,都有了声调。

    段天岱微微摇头,“奇人奇事,舍长到底是舍长啊,得服。”

    “废什么话,舍长这回捅破了天,弄不好就得玩完啊,还不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

    呼喝一声,铁大刚一手一个夹了蒋飞、段天岱,火速冲了出去。

    “一三七舍的,干什么去,都给本房长留下。”

    新任房长张君越高声怒喝,眉宇间阴沉得几要滴下水来。

    “下课了,房长,自由活动,不碍着谁。”

    孟晚舟回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虚虚一抱拳,径自去了。绝世霸主

    几人冲了出去,却已不见许易踪影,又急急朝一三七舍追去,蹿到许易房间,却根本没人。

    几人正纳罕间,大批人马赶了过来,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仔细一看,连由灵根三层组成的上八房,也有人赶来了。

    “许易哪儿去了,速速滚出来,他敢这般胡咧咧,好大的狗胆。”

    “敢如此亵渎宣副教长,其心可诛,此等败类岂配留在金丹学府。”

    “跟他们废什么话,冲进去,抓人就是!”

    “…………”

    短短半柱香不到,如此惊天八卦,传遍整个金丹学府,简直要将向来沉闷的金丹学府,给炸得翻倒过来。

    宣副教长人气之高,超乎想象。

    在这个本就男多女少的金丹学府,宣副教长的绝美芳资,火爆身材,简直就是无数寂寞男修隐藏在心底的一汪甘泉。

    今日,这汪甘泉彻底竟被人污浊了,连幻想起来,都走了滋味。

    如此恶徒,简直就是生死仇人。

    眼见得场面便要失控,两队黑衣督导急掠而来。

    领头的正是内务长薛涛。

    “闹什么?叫什么?市井泼皮无赖大集合?这里是南院,不是你们闹腾的场子。都给我滚!我查三个数,不滚的,我现在就可以下大过认定书。”

    昨日还满面温和的薛内务长转眼化作杀神,满面凶恶,一顿暴跳如雷的喝叱后,还未开始查数,满场顿时散了个干净。

    “许易呢,他人哪儿去了,给我叫出来。”

    薛涛阴沉着脸,盯着铁大刚四人喝问。

    不待四人回答,薛涛一挥手,便有一名黑衣督导先冲进院来,转瞬便将院内院外,翻腾一遍,奔出来汇报道,“没人!”

    “启禀薛师长,我们也在找许易,只是根本不知他去了哪里,若是您找到,能不能……”

    蒋飞话未说完,薛涛冷冷一甩袖子,闪身去了。

    “舍长这是轰下了天雷,再玩下去,要死人啊!”零号部队

    段天岱不住搓着脸,忽的,瞪了眼睛道,“你们说,舍长不会畏罪潜逃了吧?”

    就在段天岱嗟叹之际,许易正一口吞掉一枚甜脆的香果,将果核吐在了地上,歪着身子靠在喧白的软塌上,双脚翘在另一侧的栏杆上,神态平和,丝毫没有搅动风云,即将大祸临头的自觉。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啪的一声,门也被啪上了。

    一条雄壮的身影疾火追风一般地撞了进来,“你他马说的竟然是真的?你,你给老子起来,你是真疯了不成?”

    那雄壮的身影如怒狮炸天一般,暴跳如雷地吼着。

    “洪督导,就吃您两个果子,您何必这般激动,也太小气了。”

    许易一翻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不错,他躺的正是洪督导的爱榻,吃的也正是洪督导这个级别的教工才有的鲜果。

    当然了,他站的地方,也就是洪督导的单间宿舍了。

    彼时,许易演完大戏,自三十六房的明厅离开,便直接来到洪督导的房间了。

    他来时,洪督导正在边喝茶,边吃点心。

    许易冒冒失失地进来,素来注意在麾下学员面前威严的洪督导,立时就炸了。

    不待他说话,许易先把雷扔了出来,告诉洪督导,他都在三十六房的明厅内,干了什么。

    洪督导一口气险些没噎死,瞪着许易,一句话也没说,就冲了出去。

    他急着去核实,他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都是许易失了智说的梦话。

    可真当他去一核实,才知道许易说的根本就是简化版啊,完整版比简化版不知要惊悚多少倍。

    赶回来的一路上,洪督导好几次忍不住捶脑袋,先前,是不断想确认自己一定是在梦中。

    后来是脑瓜子生疼,一阵阵的疼,不捶根本不行啊。

    三十六房的全部学员,他关注的不少,可这些人怎么排也排不到这个许易啊。

    偏偏就是这么个毫无存在感的家伙,突如其来,在他头顶刷出了十万惊雷。

    请记住本书域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