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碎星物语 > 第三章 所求為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章 所求為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冥皇当然不会拦,脏活有一个替身主动抢着去干,耗损还不用自己来,大人物练分身不就是为了这个?傻了才去拦!何况这个分身还不是自己修出来的,而是一个黑历史的产物,本身就是个累赘甚至后患,想做的事情又正好可以解决霸皇这个找上门的来的麻烦,最后说不定还不能白收一份人情,可以说是一箭双雕,甚至一举三得……

    怪只怪,自己这段时间诸事繁忙,漏了这个可能,才让事情有机会发生,但龙仙儿怎会忽然犯傻,跑出来舍己为人,想要救醒冰心?

    自己这个新媳妇,虽然确实有些自毁倾向,不太在乎自身性命,可头脑清楚,精明得要死,不是那种动不动就会冲出去舍己为人的,能打动她的,通常只有关乎整个世界、全体始界人族的大事,一旦碰到这些事,她就真是没有半点人情可讲,连自己命都可以不要。

    ……司马冰心的安危,几时上升到这个层面了?

    温去病心中极度困惑,想要先行阻止,但龙仙儿周身大放方光芒,燃烧神魂,显然正行法到了紧要关头,这时候随便去打断,可能反而引起大祸,当下只能在一旁干瞪眼,急成热锅上的蚂蚁。

    再过数十秒,龙仙儿的身形,在强光中白热化,渐渐透明起来,温去病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是神魂已经要燃烧殆尽的征兆,如果再这么旁观下去,让施法顺利完成,龙仙儿就必死无疑了。

    把心一横,温去病直接一步跨前,出手想要打断,顾不得可能的后果,然而还没碰到,龙仙儿身上的光焰却骤然消失,跟着整个人往后倒去,温去病伸手去接,一下竟没能接住,龙仙儿的身影已经完全虚化,穿过温去病的手掌,却又直直摔落地上,娇躯乍虚乍实,变化不定。

    “……靠,倒楣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温去病清楚,龙仙儿这是神魂虚耗,先天元气伤损过度,已经动摇了自身存在根基,这种情况非常危险,随时都可能身殒道消,还很难用外力挽救。

    幸好,自己最近接受小白的特训,在变动之道上大有进步,而涉及从一处输送东西到另一处,增减有无,正是变动之道的范围。

    输送先天元气,不同于单纯的输功,等若和人分享神魂,不但失败了非死即残,就算成功,都可能或死或残,真是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去干的事情。

    “……话说回来,结婚和革命这两档子事,好像脑子正常的男人也都不会去干,我两样都干齐了,所以,估计早就疯了,再多干一件也没差。”

    温去病把虚弱至极的妻子搂在怀中,勾动变动之道,将自身的先天元气,毫无保留地输送过去。自联手打造出冥律罪袍后,夫妻两人就时常联合修练,培养默契,现在对彼此体内气机运行,熟门熟路,温去病借助变动之道,可以轻易调节彼此气机,让这高难度、高危险的输气工作,平安完成。

    随着先天元气得到补充,存在之基稳固下来,怀中冰冷的躯体,迅速恢复了体温,龙仙儿长长的睫毛眨了两下,慢慢睁开眼睛,看见正搂着自己的男人,微微苦笑,“你那边过关了?怎么过的?我好像错过什么了……”

    温去病却没有回应,而是直接一句,“始界出事了?”

    龙仙儿闻言先是一怔,随即笑道:“你真是我的知己,我的思维模式,你这就摸得一清二楚……唉,老家真是多灾多难,才刚解了鬼族的危,又被别的豺狼盯上……”

    温去病压根不问到底是什么危机,直接道:“无论什么豺狼也不值得妳这么作,世界的危机,是全世界人该负责的,妳一个人又能做些什……呃,这是霸皇的条件?”

    聪明人说话,举一反三,一问一答,温去病就想通了前因后果,自家媳妇是理智派,不作无谋之事,她会把性命押上去,肯定有理由,而从救治司马冰心这件事,反推因此受益者,霸皇的名字就浮现出来,再考虑到龙仙儿不久前曾去和霸皇谈判,却没谈出什么结果,一切线索都对上了。

    “妳献祭自己点灯替霸皇救醒冰心,他就替妳扫平始界的侵略者?这种事情妳也肯干?妳究竟把自己当什么?献神的祭品?”

    温去病恼怒道:“万一妳死了,霸皇却直接反口,那该怎么办?妳几时蠢成这样?”

    龙仙儿叹了一口气,妙目凝视温去病,幽幽道:“霸皇会反口吗?”

    温去病顿了顿,老大不愿道:“他不会。”

    “那在商言商,这笔生意,又有什么作不过的地方吗?”

    险死还生,龙仙儿仍然虚弱,声音却是异常坚定,温去病闻言,只能无奈苦笑,“……我好歹是妳老公,妳做生意,处分夫妻共有财产之前,好歹也得先问过我一声吧。”

    话声甫毕,冰棺中骤然绽放彩光,司马冰心苍白的面容,迅速有了血色,仿佛随时都会苏醒。

    冰棺中的动静,立刻吸引了温去病两人的注意,连忙抢了过去,跟着就看见冰棺中的司马冰心,从本来的沉睡状态开始醒来,有了些许动作,不光是脸色越来越红润,就连手指都开始微微颤动,显然生机正迅速恢复到这具躯体内。

    温去病、龙仙儿顿时心情紧张,有一种等待雏鸟破壳的感觉,屏气凝神,静静看着冰棺,期待着结果,只要司马冰心能够醒来,一件悬在心上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同时也算是以可以接受的代价,换来了霸皇的出手,扫清觊觎始界的强敌。而温去病的心情更为复杂,司马冰心醒来,一桩难题固然得到解决,可另一件难题又落在头上……究竟该如何和她解释,解开她的心结呢?这也是个世界级的难题……感觉自己宁愿去和觊觎始界的外敌战斗,也不想和一个失落绝望的少女面对面……

    只是,虽然司马冰心在棺中动了几下,好似生机回归,却终究没有醒来,温去病、龙仙儿在旁等候,时间分秒过去,最后只能双双叹了口气,确认司马冰心不会醒来的事实。

    握紧拳头,龙仙儿执拗道:“这个方法证明是有效的,不如我再……”

    话没说完,龙仙儿猛地一口鲜血呛喷出来,脸色苍白至极,手抚着额头,显然正承受着剧烈的痛楚,源自神魂的剧痛。

    一双手无声地按上她的额角,不住揉动,传来阵阵暖流,疼痛迅速被纾解下去。

    “还逞强!妳刚刚差点就没命了,好不容易才活下来,还想再来一次?妳就算不要命,好歹也替我想一想吧!”

    温去病疲惫说话,不光是龙仙儿吐血,自己也很想吐血,还不只是想,差点就真的一口血喷出来。

    自己刚刚分享先天元气救回龙仙儿,等同是以命换命,代价着实不小,没有三五个月,肯定恢复不过来,倘若她强行再来第二次,自己可就真没力气去救了。

    龙仙儿伸手把温去病的手握在掌心,满是怜惜地放在耳鬓摩擦,温情道:“多谢夫君救命大恩,其实我就是想,也没这份能耐了,你或许不信,可我最初其实只是想一试,知道这可能会危及性命,却不是抱着牺牲准备来干的。”

    温去病闻言默默地别别嘴,露出明显的怀疑之色,妻子特别挑在这节骨眼上做事,摆明就是想趁自己忙于搞定不死会,分身不暇的当口,无法来阻止她……这压根就是在蛮干了。

    “……我从冥皇那边窃出醒神灯,想是说尽力一试,谁知道中途根本停不下来,这灯一经发动,就不住点燃我的先天元气,根本没有半途停止的可能,几乎就让我寿终于此……”龙仙儿叹道:“醒神灯确实是有用的,难怪霸皇这么找上门来,要是我能再多撑一些时候,冰心可能就醒过来了……”

    “妳啊……”温去病忍不住道:“我就想不通了,妳难道是长不大?还是超级英雄的毒中太深了?动不动就想要牺牲自己救世界,妳为什么把自己……看得那么轻贱?自我牺牲这种事情,很让妳*迭起吗?”

    话说得极重,龙仙儿的表情,短暂僵了一下,但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这话由你说实在不太妥当吧?夫君你才是真正的救世英雄,你舍命救世的英雄事迹,不知道有多少?哪怕经历后来那么多事情,始界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崇拜着你呢。”

    “少跟我扯皮!”

    温去病正色道:“既然都把话说开了,我就老实说吧!我从来就没想过为了拯救世界去战斗,冒死也只是为了保护我重视的人,我的兄弟、我的战友,如果我的牺牲,换得来胜利,换来他们多活一天,我死而无怨……而且大多数时候,其实我根本就没空去想,战场之上,哪有那么多选择的余地,很多时候不过是直觉就作反应了,但妳呢?妳牺牲又是为了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