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剑宗 > 107.第107章 军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7.第107章 军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一招‘秋思’,伴随着而来萧瑟,凄凉之感,让酒意正酣的王道陵心中不由变得一凉,透心的凉,身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凝视着手中的剑,跃身而起。

    太苍之上,一声剑吟传出,带着一丝悲戚,剑影重重叠叠,剑气流转,哀鸣不已——好剑通灵,人剑合一,心剑合一,挥剑之时,剑鸣之声,恰似剑者心中的诉说,哀鸣之中,如诉如泣,正如内心之中,心绪的写照。

    太苍挥动,悲戚之意深入心灵的深处。

    王道陵怀抱酒台,脚步踉跄,手中剑招变化莫测,招式之间,行云流水,天马行空,放|荡|不羁,却又给人一种别样的悸动。

    “在未晋入大宗师之前,我一直用剑,而且我也一直很喜欢用剑,也痴迷于剑——所以我将练剑当做我一生的追求,我一直希冀着终有一天一人一剑纵横江湖无敌,俯瞰江河大川,欣赏山河美景,那叫一个畅快!”

    王道陵怀抱着酒台,手中的太苍遥指天穹,神色之中露出无限的向往。

    李奇锋微微的一笑,与王道陵的雄心壮志相比较,他的梦想着实有些渺小,甚至不能算作是梦想。

    王道陵轻叹一口气,将手中的太苍挎在腰间,直接席地而坐,灌入一口美酒,“人生在世,最怕恩怨情仇,总是斩不断,理还乱,牵绊不已,当初我一心痴迷于剑道,遍访天下剑道高手,试图一战,一日路过那泰山脚下,路遇悍匪劫道,手中长剑出鞘,杀匪三十六人,一步一杀,一气呵成,可谓是快哉——却不想牵绊上了一场斩不断的因缘。”

    王道陵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悲戚,双目有些朦胧。

    “她是那么的美!”

    “她总是那么的温柔!”

    “她一直那么的善解人意,那么的善良。”

    “而我……”

    “而我……”

    王道陵将酒台高高的扬起,美酒大口的灌入,滚烫的灼烧之感让他宛如刀割的心的痛楚减轻几分

    龙魂铁胆枪断,太苍出世——伴随着的还有那王道陵尘封起来的往事。

    好剑在手,佳人已逝!

    王道陵的全身上下散发出说不出的悲戚。

    李奇锋一直沉默着,感受着浓浓的悲戚之意,也是灌入一口美酒,目光眺望远方,思绪之中不见的伤痛。

    ——这是李奇锋的心境。

    对于张爷爷的逝去,桂圆的离去,李奇锋的心中可谓是悲痛无比,但是李奇锋却是从悲戚之中走了出来,这其中与虚无十三诀有着莫大的牵连,也与那冰心诀的玄妙的作用割舍不开。

    一招秋思,融入了李奇锋无尽的悲戚,心境却是豁然开明,看不透,放不下,舍不得,又怎能逆流而上,又怎能攀登武道巅峰。

    转眼之间,王道陵已是开封了第四台美酒,脚下的步伐踉跄,走到李奇锋的身畔,道:“来——痛饮!”

    李奇锋微微一笑,酒台相碰,两人开怀大笑,大口的美酒灌入喉咙之中。

    “痛快!”

    “响亮!”

    王道陵大笑着道,脚下的步伐散乱,神色迷茫,似睡非睡,纵然是天下第一的武道大宗师也是无法避免美酒的麻醉。

    面对着有些发囧的王道陵,李奇锋只能笑呵呵了。

    ……

    ……

    在很远处,高震山半蹲在地,身畔还站立着几位身着重甲,腰挎大刀的士兵,不停的张望着王道陵。

    对于这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王道陵,高震山的心中可是有些发憷,尽管已经喝的有点不省人事,也是不敢命人捆绑了,质问闯城之罪,那可是实打实的大宗师,别的姑且不论,就说那凭着一杆长枪,跃上城墙的举动就足以让众人佩服不已。

    叹了一口气,高震山只能将憋屈压在心底,只能自认倒霉了。

    蜀城之外,尘土飞扬。

    一记快骑绝尘而来,马背之上战士背负帅旗,腰挎长刀,见到蜀城城门未开,道:“快开城门……大帅军令到!”

    城门打开,纵马进入蜀城之中。

    很短的时间内,军令便是出现在高震山的手中,细细的阅读完军令,高震山的神色之中露出难以掩饰的怒气。

    “真是荒唐……居然再次下令让我抽调蜀城老卒十万,也不想想,一旦蜀城有失,他袁峰能不能安坐后方,老子们脑袋别在腰带上在这里杀敌守城,他们可倒好,待在稳坐后方算计起老子来了……真他|娘的憋屈。”高震山怒气冲冲的道,紧握着手中的军令,心中怒火旺盛。

    “将军……这可是下了两次的军令,如果一直违抗军令,恐怕……”跟随高震山时间最久的长风校尉白东来,低声的提醒道。

    太乾军律向来严明,一旦落实高震山违抗军令之罪,恐怕那蜀城的断头台上又得多沾些血腥了。

    高震山重重的一拳砸在城墙之上,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在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身为军人,他不得不执行那袁峰愚蠢的军令。

    “真的想不通……南蛮十三州怎会有这样一位统帅!”

    高震山语气凝重的道。

    当年李青奉诏称病返回帝都之中,解下兵权,交付于将门之后的袁峰前来担任,袁峰一门三代,皆是大将,深的皇帝信任,加上袁峰深谙皇帝平衡之道,虽然接过南蛮十三州的军事大权,却是从不私自做出大的举动,对于龙越的命令也是奉命到底,在职十年的时间,可以说是没有做出的丝毫的功绩,甚至十年的时间之中,连十三州的守将都是没有按个认识过,只要无事,袁峰一直待在最为富裕的濮州,研究军法之道。

    当然——

    没有作为便是最好的作为,袁峰虽无作为却一直颇受龙越重视,对于碌碌无为的袁峰绝对是百分之一百的放心。

    皇帝满意了,当然底下的人未必会对袁峰满意。

    高震山一直骂袁峰不过是溜须拍马之辈,毫无能力担当南蛮统帅,当然其他的守将也是或多或少的有些怨言。

    骂归骂,不满归不满。

    ——面对着沉甸甸的军令,高震山着实有些无奈!

    “传令——将东、西营的十万士兵调往濮州,直接归大帅统领,任何人不得违抗,否则军法处置!”

    高震山低声的道。

    目光眺望远方,南蛮大地收入眼中,那高山密林之中,似乎又看到了血腥的杀戮。

    (第一更,求推荐票,待会儿还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