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权路风云 > 第1025章调查的结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25章调查的结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1025章调查的结果

    “小米,张书记留走前特意让我带句话给你,他让你好好干,他说你能行!”

    江小米眼眶一热,不争气地哭了起来。从今以后,不为别的,就为了领导的这句话,她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江小米默默地跑到院外,望着张书记离去的方向,呆呆地想以后还会有机会见他的,下次一定要从这个男人的身上多学习一些知识。

    张清扬回到江洲市以后,连夜写出了一篇文章,在文章中详细地介绍了在炮台乡的调研体会,同时也展望了农业改革的未来……

    写完文章以后,他联系了《为民日报》的艾言,希望这篇文章能在她的报纸上发表。如果成功,将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随后,张清扬又联系了农业部高部长,向他汇报了在炮台乡深入调查的结果。

    就在张清扬想大干一场的时候,没想到后院的问题突然变大。郝楠楠打来电话,汇报说李小林已经被暂停了工作,被工作人员软禁起来。她无法与李小林联系,也不知道专案组都查到了什么,现在的她不知道怎么办。

    张清扬握着电话想了想,安慰地说:“楠姐,我们要相信小林。你准备好迎接我吧,四天之内就会到辽河!”

    “你来辽河干什么?”郝楠楠十分惊讶。

    “我带着考察团过去实地考察辽河新农业示范区的建设情况,我的农业改革建议书,需要一些实例。正好顺便了解一下李小林的情况。”

    “清扬,你能来真好,我……我快支撑不住了!”

    “放心吧,辽河还是我们的!”

    张清扬放下电话,他已经决定动手了。那个人步步紧逼,无非是想把自己逼怒而已!

    江洲市冬天的上午,阳光是白色的,空气湿润,温度不冷不热。兰马县县委书记柴军坐在市长方少刚的办公室里,受到了热情接待。

    原本投靠米丰收的柴军,在米丰收被调回省里以后,他就像无头的苍蝇,在兰马县再也不像过去那么耀武扬威了,事事小心。在他的心里,张清扬一定把自己当成了敌人,一定想除之而很快。必竟他过去投靠了米丰收,现在领导已经走了,如果换作是自己,一定会把米丰收的残余力量一扫而光。

    然而他想错了,在张清扬的心中,以柴军的级别,是不配成为他对手的。现在的张清扬是高层委员会候补委员,他的目光要放眼全国,去寻找将来可能碰到的真正对手。

    其实柴军一直在犹豫是不是投靠张清扬,他想去找领导,但又不敢。必竟他与张清扬的执政思路不同,他很保守,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又要搞农业改革,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这次张清扬在炮台乡的种种清正作法更让柴军感觉紧张,他担心张清扬再这么搞下去,不说没有机会享福吧,就是头顶的帽子都危险。他与张清扬不是一路人,很难执行他交给的任务。在苦求无路的情况下,柴军只好去拜访了老领导米丰收。

    柴军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前途渺茫,然后米丰收也委婉地告诉他,不能去投靠张清扬,同时暗示他可以去找方少刚,他还可以帮忙说几句好话。米丰收的心态很好理解,他是江洲的失败者,是被张清扬挤走江洲的,自然不希望江洲市的干部都团结在张清扬的周围。

    方少刚是张清扬的对手,米丰收这段时间已经与方少刚保持了不错的同盟关系。他要把方少刚的势力增大,这样就有可能把张清扬挤走。虽然这是损人不利己的办法,但对米丰收而言,只要能把张清扬挤走,他就不惜一切代价!

    从米丰收这里得到指视,柴军心里也明白,眼下,投靠方市长是最好的办法。必竟方市长是非常爱护本地干部的,执政思路也很保守,既使自己有些小问题,比如说钱财方面不是很干净,那么方少刚也是不会太在意的。方少刚属于老派干部,在他们这些人的思想里,官场做官,如果本身生活得不好,又如何为人民服务?

    正是在这几种思想的指引下,柴军拜会了方少刚。方少刚之前也接到了米丰收的电话,所以对柴军十分客气。双方都表达出了友好的合作目的,共诉了战斗友谊等等。柴军对于方少刚的接纳很激动,俯首听命,把他当成了未来的领导。

    客气完必以后,柴军也说出了此行的主要目的。过去想投靠土匪入伙都要交投名状,所以柴军也有柴军的投名状。借着张清扬前几天在兰马县炮台乡蹲点调研的事情讲起,柴军提到了炮台乡原副乡长江小米被升为乡长的事,看似只是正常的工作汇报,但是其中暗藏玄机。

    柴军详细地介绍了江小米这个女人,比如说是乡里的一枝花啊,三十几岁正值妙龄,曾经在乡里有过一些绯闻啊之类的。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在暗指江小米的升迁似乎不是很正常。最关键的一点是,他提到了张书记在炮台乡期间,一直住在江小米的父母家中。而江小米也以方便工作为由,同时住在了父母家中。

    详细汇报完以后,柴军抬眼望向方少刚,淡淡地喝了一口苦茶,等待着领导的批视。方少刚为人苦闷,喝得茶也苦,柴军撇撇嘴,有些难以忍受。

    方少刚听懂了柴军的意思,却没有马上表态,默默地喝着茶,脑子里转动着。他不怀疑柴军所说事情的真假,但是他猜不出张清扬到底和江小米有没有发生那种事情。另外,这种事情可大也可小,关键要看如何运作。他不能轻易表态。

    柴军等了半天,也不见方少刚回话,便讪讪地握着茶杯说:“方市长,您喝的茶好浓啊,呵呵……”

    “哦……”方少刚抬头答应一声,仿佛才被惊醒似的,一脸的平静,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淡淡地说:“柴书记,能被张书记欣赏的干部,我想应该是人才啊,你们县里对这样的好苗子要多关心一些,明白吧?”

    “这个您放心,我明白怎么做。”柴军悬着的心有了底,听懂了领导的意思。

    方市长一向以做事稳重,善于谋划全盘著称。亲眼所见果然如此!方市长留着这条线索不动,目的是放长线、钓大鱼,比自己想得要深思熟虑得多。

    “柴书记,张书记最近要搞农业改革的事情,也许会在你们县搞示点,你一定要大力支持!”方少刚意味深长地说道,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柴军略微迟疑地望了领导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然不太理解领导的意思,但他相信按照方市长的安排去做,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柴军走出方少刚办公室的同时,张清扬办公桌上的电话也响了。

    电话是副市长胡秀林打来的,只汇报了一件事:柴军在方市长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个小时。

    张清扬说了声知道了,其余也没有多做表示,便挂上了电话。接着和面前的伍丽萍、陈静聊起来。但是心里,还是对胡秀林的明察秋毫表示满意,这也是张清扬为什么没有把胡秀林调来市委出任秘书长的原因之一。胡秀林是秘书出身,见过形形色色的各种场面,各种人物。当初给张清扬做大管家时,就比较善于捕捉细节。

    正是充分了解到他的工作长处,张清扬才把他留在市政府,成为了一粒制约方少刚的棋子。虽然从来没有与胡秀林深谈过,但是他很明白自己在市政府的主要工作是什么,所以方少刚那里一有风吹草动,张清扬就会在第一时间了解。

    要不然,这段时间张清扬又怎么会放手市政府的工作不管?张清扬对于方少刚,表面上十分信任,但从来没有忘记他是自己的对手!

    张清扬看了眼伍丽萍、陈静,笑道:“刚才我把在炮台乡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你们了,我想在基层像江小米这样有如此经历的女干部不在少数。你们两位同样是女人,应该深有体会吧?”

    两人点点头,伍丽萍的脸就有些热。虽然明白领导只是在谈事,不是在讽刺自己,却让她想到了年轻时的一些不堪往事。

    伍丽萍抬手擦了擦微湿的额头,说:“基层利用女干部陪酒、应酬,让上级领导高兴的做法也算是我们官场的特色了,不止我们江洲,全国都是如此!话说回来,我的酒量还是二十年前锻炼出来的呢!这种做法不但让一些女干部受伤,更会污染了官场的空气,说严重一些,会滋生**、增加权色交易!”

    张清扬点点头,又望向陈静。

    陈静妩媚一笑,说:“我一直在发改委工作,虽然那里不像基层这么严重,但是上级领导也比较喜欢给我们女人敬酒,似乎看到我们被灌醉,他们就很有成就感是的!”

    “是啊,千百年来的酒桌文化,女人往往是受害者!”张清扬话锋一转,说:“我把你们两个叫来,不单是谈谈这么简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