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权路风云 > 第1774章 优柔寡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74章 优柔寡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曾向上头建议,由马中华继续出任人大主任一职,等他干到65岁,自己再接班。可是没想到马中华谁也没跟谁打招呼,得知张清扬胜利的那一刻,直接向上头提出辞去人大主任一职,并支持由张清扬接任。

    马中华并没有出席这个会议,或许他不想看到干部们向他投来同情、可怜的目光。不过,马中华向人大常委会提交了一份亲笔信,他在信中讲了讲自己的辞职,并建议由张清扬接任的原因。无论如何,也算是在双林省政坛的历史上留下了一段佳话。

    下午,双林省政协召开会议,以同样的程序同意孙常青的辞职,推选秦朝勇为政协主席,并且选择马元宏等几位干部为副主席,其中还有前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高仁成。马元宏是第一副主席,在会上秦朝勇发表了重要讲话,对马元宏这位副手很是褒奖一翻。至此,秦朝勇顺利晋升正部级,有他这个副书记兼政府主席,将会更好的帮助张清扬压制胡常峰。当然,或许张清扬从来没想过压制胡常峰。总之,双林省未来的走向是一个谜,没有人能猜得出张书记对胡省长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必须要说的是,前任宣传部长高仁成的下台并不是因为他与马中华关系亲近,而是他的能力有限。高仁成这个人年纪虽然不大,可是魄力不足,办事优柔寡断。张清扬考虑到今后的发展,不得不把他拿下,同时也给了林广传机会。当然,张清扬很照顾他的情绪,之前同他谈了很久。高仁成也不傻,他清楚自己的半斤八两,张清扬一找他谈话,他就主动提出了辞职。

    散会之后,张清扬在秦朝勇、马元宏的簇拥下离开。张清扬拉着马元宏的手,微笑道:“朝勇今后的工作很忙,政协这边主要还是仰仗你老马啊!”

    “呵呵,秦主席的枪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马元宏不得不表“衷心”,心里有点苦涩。

    张清扬满意地笑了,淡淡地说:“省委刚刚完成换届,大家的目光都要向前看啊,之前种种全都过去了,无论发生过什么,我们都不要揪住不放,该放手的就要放手,哪个人没犯过错误?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没准今后还会犯更多的错误!”

    马元宏看向张清扬,不知道说什么,不明白张书记是何用意。

    张清扬接着说道:“我同老崔打过招呼,李四维案件不要牵扯过大,必竟大家都被他欺骗了,一些被他利用、色诱的干部,问题不大的,能算的就算了吧。元宏,你说呢?”

    马元宏恍然大悟,点头道:“是啊,张书记的指示很对,必竟有不少人都被李四维骗了,李四维落马会给他们敲响警钟,他们今后会认真工作的。”

    “是的,我就是这样认为的。”张清扬笑了,向前走去。

    马元宏站在张清扬身后,不禁想到了冯晓,心中苦笑,看来人家还有后招啊!

    张清扬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拎着两瓶酒来到了马中华家里。马中华的老伴开门见是张清扬,十分意外,热情地把他迎进来,兴奋地喊道:“老马,你快看是谁来了!”

    马中华从书房走出来,见到张清扬的那一刻也很吃惊,随后眼角有些湿润。也许这就是张清扬的性格吧,当所有人都躲着他的时候,只有他这个胜利者还知道来看看马书记。马中华相信,张清扬不是来笑话他的,只是单纯的要来看看。

    “张书记,快请坐。”马中华拉着张清扬坐下。

    张清扬微笑着看向马中华的老伴,说:“老婶子,您看……我还没吃晚饭,是不是……”

    “呵呵,好啊,张书记,你和老马先聊着,我去炒两个,一会儿你们边喝边聊!”老伴兴高彩烈地去了厨房。

    马中华怔怔地盯着张清扬,苦笑道:“不醉不归!”

    双林省换届结束后,张清扬享受到了假期,这段时间劳心劳神,如今大事已定,他确实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胡常峰已经回北江省了,虽然已经完成了任命,但还没有完成工作交接。另外,他也有半个月的假期,半个月之后,他将正式在双林省政府上任。

    清晨的最光照射在脸上,十分温柔,郝楠楠躺在床上望着张清扬那张俊俏的脸,突然伸手捏了一把。

    张大书记脸突然红了,推开她的手说:“怎么了?”

    “呵呵,张书记看起来有点面嫩啊!”

    “真的?”张清扬自己摩挲着脸颊。

    “长得嫩,不是说气势。”郝楠楠也爬起来,一对玉兔活脱脱地从被子里跳了出来,粉嫩的微微上翘,漂亮极了。

    张清扬扭开头,身体还在被窝里交织在一起呢。他伸手拉了下被子,将她娇嫩的身躯盖起来,笑道:“郝部长,别着凉。”

    郝楠楠瞪了他一眼,歪在他身上说:“能陪我几天?”

    “跟你说过的,”张清扬有点无奈,其实和这个女人真正在一起后,他在性的享受上面又体会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有时候还真乐不思蜀。但是假期就那么短,不可能躺在一个女人身上精尽人亡。“我下午就走。”

    郝楠楠不再说话,呆呆地盯着他那张年轻的脸,心神有些恍惚,还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

    这是一间豪华的卧房,两人靠在床头,张清扬默默的吸烟看报纸,轻软的蚕丝被下,隐藏了他们的身体。张清扬是昨天下午过来的,为的就是陪郝部长散散心。

    “清扬,胡常峰过来,会不会很麻烦?”郝楠楠推了推张清扬的手臂。

    “也许吧,”张清扬笑着掐灭烟头

    张清扬吻了吻她的唇,觉得她的表情有些古怪,便停止了动作,一只手捏着她,轻声道:“楠楠,我当了一把手,好像你不开心?”

    “没有,没有不开心,就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郝楠楠晃着头,小脸更显妩媚,还有些惊慌,好像一个无知的少女。

    张清扬叹息道:“是因为身份给你带来的迷惑和压力吗?”

    “可能是,”郝楠楠媚笑着点头,“张书记,我不敢去想,十年后……你会是什么样的职务?”

    “十年后……我都没有去想,”张清扬无奈地说:“别去想了,反正我们的关系不会变?”

    “流氓!”郝楠楠痴痴笑着,按住他在自己身上乱动的双手,说:“我一直都很好奇,今后,你想怎么处理这些女人?”

    张清扬一怔,苦笑道:“你知道的,我在北京有一个大宅院,等我退休了,就把你们接过去,怎么样?”

    “哼,像皇帝一样翻牌子,天天晚上换女人?”

    “呵呵……”张清扬脸上露出憧憬的表情,这一切能够实现吗?刚建国的时候,有一些国家领导人在感情生活上面确实留下了一些悬疑,也被后人津津乐道,成为了一时的韵事。可是现在,作风问题抓得越来越严,与过去必竟不同了。

    郝楠楠双手搂紧张清扬,像个顽皮的孩子。张清扬闻着她身上的香味,说:“看到你,我就会想到十几年前,你在珲水时是如何色诱我的,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风骚的女人总是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是啊,十几年转眼即逝,我们的身份和地位已经大不相同,可是小县城的回忆,永远那么的温馨。”

    “那时候,你想没想过我会成为省委书记?”

    “我想过,你会是一个大流氓。”郝楠楠咯咯地笑了。

    张清扬吻着她的粉颈,没有吱声。

    郝楠楠半眯着眼睛,感受着他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好久之后才说:“我有时候就想,你身后的女人都快够一个常委班子了吧?假如成立一个"qing ren"委员会,我能不能当上个常委副书记啊?”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张清扬敲了下她的头,想想还真挺有趣的。

    提到副书记,郝楠楠突然想起一事,说:“小玉也要动吧?”

    “嗯。”

    “你手下的那大批干部,有不少都要升了,是不是?”

    张清扬点点头,今年是换届年,无论是刘系的直系干部,还是张清扬发展起来的“张家班”干部,有许许多多都有了质的跨越。随着新老交替,刘系第三代人物已经走上了更大的政治舞台。

    “喂,刘部长这次的位子是什么?”

    张清扬神秘地笑了,低头嗅着她的香,说:“你早晚都会知道的,我一会儿要出去看个朋友,咱是不是……抓紧时间?”

    “清扬,为什么不直接拿下李瑞杰?”郝楠楠似乎不想马上就范,再次转移了问题。

    “那样显得咱太过分,一个统战部长,起不到什么大作用的。”张清扬将姿势摆正,脸贴着她的脸。

    “可你别忘了,马元宏现在是政协副主席,万一他和李瑞杰连手,再加上一个胡常峰,他们三个……”

    “放心吧,马元宏肯定不会与胡常峰联手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