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妙手神农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无赖的最高境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无赖的最高境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余飞急忙将车门都锁住,防止这些人爬上来,然后将一侧车窗,打开了缝隙。

    “喂,你们围着我干什么吗?”

    余飞装作不懂这些人的意图一般问道。

    “我要为我死去的女儿讨个公道!”

    外面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口齿清晰的大喊道。

    “你女儿是谁啊?和我有啥关系?”

    余飞觉得这个老头很有趣,找个开场白就很有水平,先把他立于道德的制高点上。

    “那是你舅妈!怎么就和你没关系!”

    老头大声的喊道,七八十岁了,说话的时候连几岁的时候,吃奶的劲都拿出来了,生怕四面八方围观的人听不到。

    “不好意思,我没有舅妈,我妈小时候就被恶毒的嫂嫂卖掉,赶出了家门,断绝了关系!”

    余飞索性打开车窗,也学者老头的样子,大声的喊道。

    老头听到余飞的话,顿时也愣了愣,这事他大概知道,但是没想到,余飞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声的喊出来。

    “你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我妹妹根本不是那种人,你连自己的舅妈都不认,你还是不是人啊!”

    边上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立马接口大声喊道,开始道德bǎng jià,这是他们最常用的伎俩了,而且屡试不爽。

    “就是,今天你不给大家一个说法,就别走了!”

    立马又有人帮腔。

    余飞冷笑了起来,这借口还真的很牵强,自己都听的感觉尴尬的不行。

    四面八方之前已经见过的那些街坊邻居,全都走出来看热闹来了,有的人还端出来了板凳,手里拿着瓜子。

    余飞环视一圈,很多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可怜或者嫉妒。

    至于上一次到来,围上来的那些所谓的母亲的堂哥堂弟等亲戚,却一个人都见不到,恐怕早就躲起来了,因为大家心里都和明镜一样,知道这阵仗就是给自己布下的局,但是自己又不得不来。

    “唉哟,不认亲戚还犯法吗?”

    余飞看了一圈之后,又看向了车外的那些吴家人,这些人看来都是吴艳艳的娘家人了,他用调侃的语气问道。

    这些人幸亏不知道,吴艳艳死之前,被母亲给骂的狗血淋透,王刚也骂的够狠。

    当时在场的人,吴艳艳死了,王国入狱了,菠萝头知道的不全,也不可能给他们说这些。

    所以他们才不知道这些事,否则鬼知道他们还能编造出什么样的理由来。

    但是余飞敢肯定,吴家人肯定是听说,自己和母亲来过,而且高调炫富走了一波,显示出来了强大的财力。

    然后吴家人觉得有利可图,所以才故意这样闹腾,逼着自己现身给菠萝头解围,之后的戏码傻子都能猜到,那就是和钱有关了。

    “你舅妈过世了,你就该来祭奠,现在剩下了你表弟一个人,你不帮他你还是人吗?”

    那个中年人,没有直接回答余飞的问题,因为真的不犯法,他回答了不久成了傻子了吗?

    所以他又开始道德bǎng jià,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差点就直说出来:‘我们在闹腾你的表弟,要想你的表弟安稳,那就掏钱帮他买个安稳。’

    “我是不是人,关你屁事啊!”

    余飞伸出头,瞪着那个中年人,大声的骂道。

    这话骂的在理,顿时围观的人发出了一阵

    大笑,全都看着那个中年人,想知道他怎么回答。

    中年人的脸色是变了又变,遇到余飞这种人,还真的把他给难住了。

    他们不讲理,专门对付讲理的人,可是余飞也不讲理,仿佛是个混混一般,他们顿时就被治住了。

    吴家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遇到余飞这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他们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要是一般人,此刻肯定已经慌乱了,站出来做老好人,安抚大家的情绪,那就等于上套了。

    可是余飞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这种人最难对付,吴家人感觉余飞好像比他们还要冷血。

    “我堂姐过世的那天,你们也在场,肯定是你和你妈挑唆王国行凶,你们是帮手,那就是凶手!”

    这时忽然一边的一个男子大声喊道,这才是个真正的高手,一句话就将余飞和王淑玲拉下了水。

    这人泼脏水的水平真的不错,按照这种说法,这一片的人,无论是谁都能泼脏水上去,完全可以说这些人平日里也在教唆王国不是。

    但是唯独对准余飞开火,明摆着今天就是给余飞准备的阵仗,无论如何都要让他脱不开干系,然后才能继续接下来的戏码。

    “对,你也是凶手!”

    “他也是凶手,将他抓下来!”

    “不要放过这个恶魔!”

    ……

    吴家人似乎感觉终于找到了完美的借口,顿时男女老少一家子都喊了起来,一副要为民除害的模样。

    余飞一瞪眼,着他娘的都可以,还真的是人才。

    当时四周的邻里都看到了,是余飞他们离开了案发现场之后,王国行凶,大家听到了吴艳艳的惨叫声。

    一起冲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案发现场,王国也一力承担了责任,给菠萝头解释了为什么要砍死吴艳艳的原因。

    本来这事就和余飞母子扯不上关系,之前虽然王淑玲将王国和吴艳艳骂的狗血淋头,可是句句在理,而且都是就事论事,没有一句话说过甚至暗示过让王国杀死吴艳艳。

    但是人家不讲理的话,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余飞眼看着吴家人都冲了上来,伸手扒拉向了窗户,一副把余飞不扯下来,他们就爬上车的架势。

    “还真的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能出吴艳艳那么一个极品,吴家人这是家族传统和基因使然啊!”

    余飞无语的感叹的一句,趁着吴家人混乱的往跟前挤,他迅速按下了关闭车窗的按钮,车窗迅速升起,一层玻璃,将外面和里面给隔开了。

    那些人一看车窗关上了,就使劲的拉车门,可是车门也已经锁上了,出门他们把车门被掰下来,否则别想拉开。

    车的隔音不是一般的好,余飞看到那些人在车外,仿佛在演哑剧一般,嘴巴不断的一张一合,可是声音一点都传不进来。

    余飞优哉游哉的点上了一根烟,对付这些人,你就要比他们还有无赖,还要难缠,然后他们的伎俩就会失效。

    一个冲动的吴家人,忽然从墙角摸出来了一把板砖,其他人一看急忙躲开,远处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知道这货要干啥。

    吴家人则十分的纠结,一看余飞这车就很贵,杂碎一片玻璃,还不知道得赔多少钱,就在抡着板砖的男子走到车前时,急忙将他拉住了。

    吴家人急忙劝这个冲动的青年,不知

    道他们争辩了什么,然后吴家人就放开了手,青年手里的板砖猛的对准车窗就拍了下来。

    大家都在等着听清脆的咔擦一声,一个个竖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

    砰……

    下一刻悲剧发生了。

    板砖不禁没有拍碎车玻璃,忽然就弹了回去,青年毫无准备,自己砸出去的板砖,猛然弹回来砸在了他的脸上。

    只看青年立马就倒在了地上,捂着脸缩成了一团,刚刚他可是用尽的全力,反弹回去的力道也不小,等自己自己用尽全力拍了自己一板砖。

    “哈哈哈!傻帽!哈哈哈!”

    余飞在车内顿时笑的前俯后仰。

    这车的玻璃,可是最高级的钢化玻璃,都快赶得上防弹玻璃的等级了,要是他的板砖能拍碎,自己把玻璃渣子都给吃掉。

    吴家人全都懵逼了,急忙将倒在地上的年轻人拉起来,看到年轻人的鼻子仿佛被抹平了一般,鼻血不断的喷涌而出。

    吴家人一看自家人这倒霉样,一个个脸色十分的精彩。

    余飞看着那些人的嘴脸,顿时觉得自己好像低估了这些人耍无赖的决心。

    而且这样一直躲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他打开了头顶的天窗,从天窗上爬了出去。

    当余飞出现在车顶上的时候,吴家人都仰起头看向了他,然后铺天盖地的怒骂声就出现了。

    “都给老子闭嘴,你们这些不知廉耻的货,不就是想讹钱吗?老子一毛钱都没有,有种你们杀了我!”

    余飞站在车顶,嘴里叼着烟,直接对着下面的吴家人骂道。

    “你打伤了我们的人,要是不赔钱,咱们就见官!”

    一个吴家人大声说道,竟然将那个砸车,却砸伤了自己的人,这个过错怪罪在了余飞的身上。

    “你瞎呀!那个傻子明明是自残!砸我车玻璃不成,却砸了自己的狗脸!我车上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你赖不上我!”

    余飞对于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也是服了。

    “你这个杀人凶手,有本事下来咱们说道说道!”

    人家人多势众,一个人败下阵来,立马又换一个人上来。

    “你以为我傻啊!我下来之后,找个老头往我身上一扑,然后就说我打人了对不对?”

    余飞看透了这些人的伎俩,这种人无所不用其极,瞬间揭穿了他们的把戏。

    余飞这舌战群儒的本事,让围观的人看的目瞪口呆,一个人对付一个流氓家族,还不落下风。

    吴家人听到余飞将他们手段,一个个全都说了出来,顿时有些为难了,遇上余飞这样一个人,他们还真的有点黔驴技穷了。

    “你不管是吧!王家人欺负我们吴家无人,把我们可怜的的闺女活生生砍死,那就血债血偿,让王国的儿子来抵命!”

    一个吴家人看他们拿余飞没办法了,忽然又回归到了本来的大方向上,招呼大家去找菠萝头的麻烦,说白了就是围魏救赵,看余飞管不管菠萝头。

    吴家人受到启发,立马冲向了菠萝头他们家的大门,又开始砸门了。

    那破木门,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是看起来都快散架了。

    余飞不知道菠萝头此刻在院子里干什么,但是恐怕早就看透了这人情冷暖,吴家人为了钱连底线都不要了,而王家的本家人,却消失掉了,一个都不见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