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帝国老公无限宠 > 第717章 为了你成为话痨,我心肝情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17章 为了你成为话痨,我心肝情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躺着,林满月不知不觉给睡着了。

    盛韩轩处理了今天必须处理的公务,再一看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休息室的方向很安静,他猜到她可能睡了。

    到休息室,果然猜对了。

    洗手洗脸,擦干了手的水,盛韩轩走到床边。

    “小东西,起床回家了。”

    没有回应,她睡得很香。

    提高了音量,“小苹果,我们该回家了。”

    盛韩轩是知道,她对“小苹果”这个名字,有着一点点的不喜欢。

    因为是他叫的,所以她不喜欢也没有提出过什么意见。

    这么叫她的名字,她应该会有反应的。

    然而,并没有。

    叫不醒,那只有用行动来把她唤醒了。

    盛韩轩蹲了下去,手捂住了她的嘴。

    1、2、3、4、5、6……数到10,她没有醒。

    不怪他,要使用绝招了。

    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鼻翼。

    唇跟鼻都无法呼吸,她不得不醒。

    1、2、3、4,手下的头猛地动了一下。

    醒了。

    呼吸不过来的林满月,眼皮没睁开被窒息感弄得快昏过去。

    再一看到是盛大佬在整她,放在被子里的手拿出来捶他。

    关键是,嘴唇也被他捂着,声音都发不出来。

    差不多是彻底醒了,盛韩轩双手同时离开。

    这一刻,呼吸到新鲜空气,简直是恩赐。

    等着吸气出气没有那么喘了,恢复到平时的状态,林满月才撑着床坐起来。

    “干什么啊你,要杀我吗?”

    话时这么问的,林满月也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

    可是捂住口鼻,不让呼吸,也跟要杀人差不多了。

    盛大佬要杀了她,他一个人留在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时吧?

    站起来,盛韩轩用手把她睡乱了的头发被摸顺,“锻炼你的憋气能力。”

    这样锻炼什么啊锻炼!

    还有,她为什么要锻炼憋气?

    她又不是花样游泳运动员。

    为自己辩解:“我的憋气能力,还是不错的。”

    他说:“十分是满分,我给你打三分。”

    卧槽!

    这伤自尊了!

    满分没有强求,优分不是,没有及格,甚至连一半的分数都没有啊!

    被小瞧的滋味,很酸爽。

    林满月强行挽尊,“那说明进步空间很大,我会努力提高自己,不懈怠的。你不同了,都没有进步空间,不觉得寂寞吗?”

    “谁说我没有进步空间?”

    “十分的话,你是给你自己打十分的对不对?”

    “不对。”

    纳尼!

    林满月不懂了,难不成他还要谦虚一番,只给他自己打个七八分?

    不会的吧,大佬他不是个谦虚的人,该有的骄傲还是有的。

    别人没有的骄傲,他也有。

    一个否定自己的大佬,这是不存在的。

    她问:“那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十一分,多一分不怕我骄傲。”

    林满月:“……”

    诶诶诶!

    求他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总裁大人好吗?

    不要说这些掉形象的话,跟他对着外人的严肃和冰冷,反差太大了。

    给自己打十一分的人,去哪里找?

    别无二家!

    无语之,听见他的提示:“起床,回家。”

    “几点了?”林满月望向窗户。

    窗帘拉着,外面好像已经黑了?

    “十一点半了。”

    “嗯?”

    立刻把视线收回来,跟他对视。

    “十一点半了。”

    他重复一遍。

    不是吧。

    只是打算睡半个小时的,怎么一下子十一点半了?

    起床的动作都不带含糊的,衣服早穿好了,只穿鞋可以。

    胡乱扒拉了几下头发,林满月拉着他往外走。

    外公是回新加坡了,他们这么晚回家,不太好。

    走出公司大楼,阿禾把车停在门口,他们直接车。

    林满月嘱咐:“开快点。”

    “好的夫人。”

    车驶出集团大门,加入到车流之,林满月越看越不对劲。

    十一点半,路还有这么多车吗?

    难不成今天全市都是在组团加班?

    太勤奋了吧这座城市!

    不对啊!

    路边还能看到小推车在卖一些水果,还有卖红薯的三轮车。

    这么晚了还营业?

    林满月也不去看手机,问身边的盛大佬“几点了?”

    车水马龙,十一点半,骗鬼呢!

    她还真信了,但她不是鬼。

    盛韩轩看了一眼手表,“七点差四分。”

    林满月:“……”

    十一点跟七点,差别很大的好不好!

    怎么这样啊他!

    头偏向车窗不去看他。

    那么信任他,竟然骗她。

    “怎么,在生气?”

    “是的。”

    林满月回答了,头还是看着窗外的。

    盛韩轩又问:“怎么样才不会生气?”

    没想好。

    一时间怎么会那么快得到办法呢,才刚生气呢。

    盛韩轩看着她的后脑勺,“打我你会不再生气,那你打我吧。”

    怎么舍得!

    打他骂他都舍不得的。

    林满月深知,他是在说逗她的话,才把头给转回来。

    盛韩轩的手在自己的唇印了一下,再伸去按在了她的唇,间接接吻。

    还没说已经不气他了呢,他这么轻浮!

    男人啊,是惯不得是不是!

    林满月把他的手从唇拿下来,没有放下,接着是张开嘴咬住了。

    手很大,没有被她全部包住,只是咬到了小手指的位置。

    没事人一样,盛韩轩提示她:“用力啊。”

    突然间想起了在看过的争论,人的牙齿到底有没有毒?

    牙齿松开,林满月把他的手给放下了。

    咬伤他了,反正他不会喊一声痛更不会为此蹙眉什么的,他更痛的会是她。

    完败啊。

    说正事或者开玩笑,她都是赢家。

    没法生大气,林满月咬了咬下嘴唇,瞪了一眼他。

    那点点小情绪,都随着这一瞪眼,一起流失了。

    盛韩轩从她的表情看出来了,还问:“不生气了?”

    “再不消气,你都快成话痨了。”

    “为了你成为话痨,我心肝情愿。”

    “……”

    所以,还时她把他的高冷形象改变了吗?

    头又转向车窗外,原本是打算暂时不跟她说话的,林满月却看到了任佳期进了一条巷子。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